阮次山:中国可对日本登岛议员进行通缉


blueski推荐 [2012-9-22]
出处:凤凰网
作者:不详
 

凤凰卫视9月11日《新闻今日谈》,以下为文字实录:

阮次山:所以这次一连串的举动,我觉得在下一步我们还可以做的,我们立即要做的,当然在军事行动之前,我们应该做的。

第一个,日本昨天的内阁的会议也通过了三位很大使的任命,其中包括即将要到中国来当大使的西宫伸一也来了,在我们的外交行动上面,我们现在还可以马上做的包括,你要派新的大使来,我们告诉你别来了,你暂时不必来了,我们现在还不欢迎,第二点。

梁茵:这个在外交上层面是一个非议非常重要的一个警示。

阮次山:当然,第二个,台湾已经做了,召回驻日的台湾,台湾做的比我们快,我们第二部,如果对方还没有反应的话,第二部,我召回驻日本大使程永华,如果在继续情况恶化下去,我降低中日之间的外交层别,从大使变成待办级,这个是一般例行性外交双方到这种程度,现在为什么我们必须要到,可能要考虑到这种程度,因为我刚才讲的,他在钓鱼岛问题上面已经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我们还可以有一样,让人家知道我们有国际法内行的做法,就是我们已经宣布了这些基线。

这个是我们的领土,在过去日本的议员,两个礼拜以前不是去了,在这些议员,我们都知道是谁,我们卫星也监控到,凡是涉足登上钓鱼岛的这些议员,我们先经过法院程序对你进行通缉,你违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土法,你到这里来,我们进行通辑,他当然不会来,我们当然知道你不会来,可是通辑不行的话,你不来,我们就法院缺席裁判,因为这是刑事案可是缺席裁判,缺席裁判之后,你这些人只要涉及不管是多少人,只要涉及了我们就列为通辑犯,有什么样的后果,这些人今后如果进入中国立刻逮捕,象征性的。

梁茵:我觉得需要这种象征性的。

阮次山:可是我们就需要这个象征性,因为你也曾经逮捕过我们香港的保钓人士,这个就是你一来,我一往。

梁茵:如果中日双方,互相比如在大使级别上这种降低外交关系,真的是今年又是中日邦交40周年的日子,我们双方之间的这种外交可能是降到历史上的冰点。

阮次山:不是我们所考虑,是你日本引起的,你逼的我们走到外交的墙角,所以在这时候,我觉得我们必须要注意到几个细节的问题,第一个,言出必果,到现在为止全世界都在看,我们中国的广大的民众也在看,所以如果我们在做任何的议案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有另外考虑就是做任何的预案都必须要有预案,有很多的先假设的状况,我们来采取行动,这些行动应该是及时的,而且是甚至于是先发制人,我们现在他来一下,我来一下,你来一下,我来一下,这不够。

梁茵:好像我们还是走在日本后面了?

阮次山:对,如果我们有很多的行动是我先说了,外交行动总是要让对方有实施的空间,如果你事后在做,我们永远被动,我们事先说我要干吗,日本在做这个事情优先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