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一样的公主(2)


blueski推荐 [2009-10-31]
出处:司马迁笔下的牛人们——兵家传奇
作者:扶栏客
 

魏武侯看着公叔娓娓道来,他一时猜不透公叔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是公叔惧怕了吴起,想利用小姨子跟吴起结成连襟而化敌为友?无论如何,让吴起这样一个声名显赫的兵家大腕游离于自己信任的圈子之外,实在也不是他希望看到的情况,因为那样实在不利于魏国的安定和可持续发展,所以魏武侯也认为,如果吴起能成为自己的乘龙快婿倒也不失为一个解决自己和吴起之间问题的好办法。

  于是魏武侯点头同意了公叔的提议,答应跟吴起提亲,以拉拢和试探名将吴起。公叔从魏国王宫里出来以后马上邀请吴起到自己家里吃饭,虽然吴起与公叔并没有多少交情,不过对于上级领导的主动示好吴起当然也不好拒绝。

  后来跟着公叔来到相府做客的吴起看到了一场类似赵本山小品的表演,赵本山的那个小品讲述的是一个男人怕老婆的故事,小品里的男主人公在外人面前极力维护男人的尊严而在家里却不得不对老婆俯首称臣,所以闹出了很多笑话。与赵本山演绎的怕老婆男人相比,贵为魏相的公叔更惨,那天他的老婆魏国公主为了一件常人转眼就忘的小事突然当着客人吴起的面对自己的丈夫发出了藏獒一般的怒吼,而在外面风度翩翩、令人敬畏的魏相公叔居然被老婆吓得面如土色、语无伦次。这个场面给吴起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作为一个曾经为了往上爬杀死老婆的变态硬汉,吴起怎么也想不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强悍的老婆和这样委琐的丈夫,他开始用同情的眼光重新审视这位空降到自己头上的政治幸运儿,并且非常自然地对公叔产生了鄙视。就这样,那天在相府举办的魏国将相私人聚会很快就在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了,为了强调自己暗无天日的婚姻生活,魏相公叔保持着一脸尴尬和无奈的神情把自己请来的客人吴起送到了相府门口。

  目送着西河守吴起乘坐的马车消失在夜色之中,魏相公叔和他的老婆魏国公主相视一笑,一对贵族男女的脑袋甜蜜地靠在了一起。

  第二天,吴起就得到了令他震惊的消息:魏武侯居然提议把自己另一个女儿嫁给吴起,吴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脑海里马上出现了前一天在公叔家见到的魏国公主,公主藏獒一般狂躁凶悍的形象历历在目,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寒而栗。为了避免和藏獒洞房花烛,吴起非常本能和坚决地拒绝了魏国公主的下嫁,好像魏武侯的女儿不是女人而是藏獒。吴起的这种态度让魏武侯很失望、也很受伤,由于公叔已经事先进行了假设和判断,魏武侯不仅对号入座地将吴起拒绝自己的女儿等同于吴起拒绝真心效力自己,更详细地回忆了若干年前吴起在西河对自己的冒犯。

  此时的魏武侯不再年轻稚嫩,他也不再需要忍气吞声,吴起明显觉察到了自己老板眼睛里的失望、疑惑、猜忌和愤怒。面对老板这样复杂的眼神,"猜忍"的吴起什么都懂了,他也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若干年前自己在西河的狂妄和对老板魏武侯的伤害。当年那个意气风发、天真单纯的男孩子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可以掌握自己和别人命运的男人,此刻这个男人很强大地坐在王位上洞察着吴起的内心。

  回到家里的吴起夜不能眠,他想了很多,普通人的生活都像是一团乱麻,何况是名将吴起的传奇人生。

  在天快亮的时候吴起爬了起来,这位身体素质过硬的名将从马厩牵出了一匹马,然后从后门离开了自己的府邸。

  马蹄声碎,名将吴起远去了。

  与当年针对吴起的"人肉搜索"一样,这次发生在魏国相府的小品表演很有可能也是中国历史上有史可查的最早的小品,参与这个小品演出的演员有两位,男女主角分别是魏相公叔和他的老婆魏国公主,编剧则是那位名不见经传的天才跟班,观众只有一个那就是吴起。魏相公叔发动老婆排练这场小品的目的,既不是为了上春晚也不是为了娱乐大众,而是为了利用自己老婆的凶恶形象吓跑吴起,从而达到排除政敌的目的。范厨师被赵本山和他老婆合伙"忽悠"瘸了还要感谢赵本山的热心,吴名将被魏相公叔和他老婆合伙"忽悠"跑了可能也要感谢公叔请他吃饭,可见中国的"忽悠"艺术源远流长。写到这里扶栏客不由得想,或许赵本山的小品编剧读过《史记·吴起列传》,并且从里面获得了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