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叶封唐(5)


编辑:小鱼的理想 [2010-5-20]
出处:天涯论坛 煮酒论史
作者:贾志刚
 

有空应该去趟山西太原,祭拜祖先,凭吊古人。

——晋国的由来

唐叔虞为唐国奠定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他去世之后,儿子姬燮①继位,因为唐国有晋水,改国名为晋。此后,传了六代,到了晋穆侯。

从叔虞到穆侯,实际上晋国国君的主要通婚对象是齐国,应该说齐晋才是世为婚姻。晋穆侯也娶了齐侯的女儿。姜夫人为晋穆侯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叫仇,小儿子叫成师。为什么这样取名?因为生大儿子的时候正好*仇敌条国,而生小儿子的时候恰好吞并了一个叫做千亩的小国家。

后来,仇当了晋文侯,死之后儿子昭侯继位。昭侯把叔叔成师封在了曲沃,称为曲沃桓叔,而曲沃城比晋国的都城翼城还要大。当时就有人断言:曲沃将是晋国的*之源。

果然,从昭侯七年(前739年)开始,到晋侯缗②二十八年(前679年),前后59年时间,经过曲沃桓叔、曲沃庄伯和曲沃武公三代人的不懈努力,先后杀死五任晋侯,终于由曲沃取代晋国,获得周王的正式任命。

晋国统一了,不过是由小宗统一了大宗,也就是说,地方把中央给吞并了。

曲沃武公三十七年(前680年),曲沃武公成为晋武公。这一年,恰好就是齐桓公开始称霸的那一年。

三年之后,曲沃武公鞠躬尽瘁,儿子诡诸继位,就是晋献公。

很多人没有听说过晋献公,但是,晋献公绝对是一个应当被记住的人。

晋献公是什么人?牛人,第一牛人。什么时候的第一牛人?春秋?不对。晋献公堪称中国历史甚至世界历史上的第一牛人,决不带水分的。

你说我怎么不知道?那就请接着往下看。

伟人说过: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讲得好。

经过三代人的不懈努力才换来的和平,也只是短暂的和平,没有外患,必有内忧;反过来,没有内忧,必有外患。实际上,斗争是随时存在的,你讲不讲都是存在的。

与狼共舞,必有狼性。

与南面的楚国一样,北面的晋国几乎是沉浸在杀戮和征服的*之中。历代的晋国国君都以勇武著称,一方面,他们面对的是凶残的戎狄;另一方面,他们自己的血管中也流着戎狄的血液。

前面说过公子仇和公子成师的名字来自战争,实际上这是一个传统。晋献公诡诸的名字也来自战争,当年武公征服了夷并且杀死了夷的国君诡诸,为了纪念这场战争的胜利,就把刚出生的儿子取名为诡诸。

如果这个传统延续到现在,会怎样呢?六十多岁的很多人叫日本、五十多岁的叫美国、四十多岁的叫印度、三十多岁的叫南越、二十多岁的叫越南。

你说我儿子刚出生,该叫什么?那还用问,叫索马里。

献公继位的时候,正在四十岁上下。他就像一头警觉的狼,在刚刚登上头狼宝座之后,不得不环顾四周,提防着任何一个阴谋篡位的人。

危机比他想象的还要来得快,还要猛烈。

“孙子,爷爷当年扛着长戈打仗的时候,还没有你呢,你牛什么牛?”一个白胡子老头大声呵斥献公,献公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没有说话。

白胡子老头叫公子青羊,曲沃桓叔的儿子,曲沃庄伯的弟弟,曲沃武公的叔叔,自然就是献公的爷爷。

在晋国,公子青羊这样的爷爷辈的人物还有五六个,叔叔大爷辈的有十一二个,而兄弟堂兄弟有二三十个。这四五十号人就是公族,曲沃来的公族,用《左传》的话说,就是“桓庄之族”。他们要干什么?邀功请赏。

曲沃武公拿下了整个晋国,有功之臣都有封赏。公族们虽然也有所得,可是远远不够他们的胃口。武公在的时候,谁也不敢说三道四。武公没了,遗老遗少们来劲了。要钱的、要地的、要官的,一拨一拨来找献公。给不给?不给就跟你吵,坐地泡,什么难听的都说。

献公强压着火,他在忍,他不能不忍。说白了,他惹不起这些人。

钱是有的,但是他不能给,他知道他们的胃口是无底洞,给多少都不够;官位是没有的,即便有,也不能给他们,因为他知道这些人的能力;土地是没有的,可以抢,但是需要时间。

说来说去,什么也不能给。

你不给,我们就烦你,烦死你。公族们想了一个很恶毒的办法,每天派人来找献公吵架,大家轮流,可是献公没*流。这个恶毒的主意是献公的堂弟公孙富子出的,他是这帮人的核心人物。

从继位开始,整整七年过去,献公的耳朵磨出了茧子,他烦死了,有的时候他真的想死。他知道再这样下去,就算自己不被烦死,也会被某个兄弟杀死的。

唉,当个国家领导人也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