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怎么看待三郤灭门事件呢?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9]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所谓分封制,有大分封,也有小分封。在诸侯国内部,国君封出若干卿大夫家族,这些家族都拥有自己的封邑和封地,有独立的经济实力,甚至还有封地上的武装,相比之下,国君一族不算最牛的。譬如晋国的三郤就是这样一个从重耳时代就开始有了的大家族。他们世代为卿——郤芮、郤缺、郤克。郤氏奔驰沙场,出使列国,堪称中流砥柱,是国君的左膀右臂。但三郤家族太强大了,国君不能容忍。三郤最终走向了覆灭,被晋厉公灭了。
  国君和三郤这类家族之间是一对矛盾体,国君需要与他们和衷共事,笼络他们为国家效力,但国君又要压制他们以免犯上。
  所以,从这种形势上讲,分封制是反对独裁的。春秋时代的君主,因此也就远没有后代皇帝那么独裁。后代皇帝一瞪眼,想杀谁家就杀谁家。而晋历公时代,他要干掉家族势力很强的“三郤”,还得借助别的家族武力支持。三郤也自信能够把晋历公打残废了。
  后代皇帝之所以比先秦国君来的独裁,一是借助法家革掉了卿大夫们的封邑,二是借助儒家,给大臣们洗了脑。
  那么,从三郤这种家族的角度来看,一个大家族该如何才能避免自己的厄运呢?
  那首先就应该多眯着点儿,这就是老子的道家法门:物状则老,月满则亏,家族发展要有节制,不能太咄咄逼人,要学会激流勇退,方才长存不竭。譬如范氏就知道避风头,郤克出使齐国回来,愤怒已极,吵吵着报仇,范武子(士会)就主动退休,避让郤克的势头,把三军元帅的位子转给郤克。
  范武子退休以后,还反复把这个道理教育给他儿子范文子。有一次,他的儿子范文子从朝堂里回来,笑嘻嘻地说:“有位秦国的使臣在朝中讲隐语,大夫们都不明白,就我晓得其中三条。”范武子怒道:“他们不说,不是因为不知道,而是出于对父兄长辈的谦让。你个小兔崽子,三次抢先在朝堂发言,掩盖他人。要不是大家看我面子,你早死了!”说完举起手杖就打范文子脑袋,直把簪子都打折了。
  后来,范文子又把同样的道理,举着戈追打着讲给你他的“小兔崽子”范匄听。
  范氏因此很长久,一直拖到了一百多年后,世代都是晋国的卿。但是最终还是被赵氏等联手,打出了晋国,最终消失在政治舞台上。
  范氏这种“缩头乌龟”的办法,也就是老子的办法,毕竟是一种消极的办法,一般人不肯这么作。而孔子则提出了相对积极的措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是把家族内部治理好。“修身”,就是家族的掌门人自身要正;“齐家”,就是家族内一旦出现类似斗越椒、叔鱼那样“蜂目豺声”的劣质败类、害群之马,及早乱棒打死,以免贻害满门。“齐”了家了,家族成员素质提高了,搏得国君和其他家族的赞佩,才能使家族长久不衰,家族才能永远议政、参政、治国。这就是“治国”了。国家治理的好了,国家称霸了,就可以让别的诸侯都听你的了,从而控制其它诸侯的事务了,于是就“平天下”了。这也确实是个路子,所以要求领导人要从管理好自己的亲属开始,虽然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同时我们也明白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四句话不是对我们普通老百姓家庭说的。你家那三口人再“齐”,管个什么用啊,于天下何损何益?那是说给达官显贵的家族听的。普通人家的家“齐”不“齐”,是“平”不了什么天下的。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句口号的背景,是一种“家族政治”,以家族为单位,世袭地参与国家政治的社会结构,是分封制下的特点。“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句话,是说给家族政治下的大家族的掌门人听的。(分封制包括大分封和小分封,天子分封诸侯是大分封,诸侯国君把城邑分封给卿大夫家族是小分封。这些家族构成分封制下的一个个政治权力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