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践吞吴(四)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9]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范蠡不是越国人,他也是国际主义战士,来自楚国人,打小长在安徽宣城的穷困家庭,没有父母,跟大哥和大嫂一起过着贫苦的生活。
  范蠡小的时候还弱智,一会儿癫狂,一会儿清醒,当时的人都认为他神经不正常,没人理他。他还经常自省(就仿佛气功师的入定),入起定来,就好像盲人一样,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跟聋子一样。
  据他宣称,他曾经拜“辛文子”为师,研习治国治军的方策,获得了圣贤的聪明(但这是否属于“入定”时的幻觉,就难说了)。总之他是一个典型的布衣,在当时,布衣从政,是没戏的,政坛都被毫族时代霸占。《越绝书》:(范蠡)以内视若盲,反听若聋。“其为结僮之时,一痴一醒,时人尽以为狂”。  
  范蠡也因此很苦闷,索性又使出小时候的毛病,被发佯狂,不与于世,行为怪异,倜傥负俗,类似现在流长发的小青年,被视为狂人。《史记·正义》:(范蠡)佯狂倜傥负俗。
  这招还真有用。当地的地方官就是“文种”,被范蠡的怪异行为吸引了的注意,派手下人去探访,回来说:此人患有疯癫病,是一个狂人。
  文种不以为然,说:“吾闻士有贤俊之姿,必有佯枉之讥。”认为范蠡大智若愚,于是亲自前去拜访。范蠡蹲在狗洞里,看见文种的车马过来了,“汪汪”地冲着文种样狂吠(跟狗一样)。文种一看,这东西是人是狗,下属赶紧掀起衣服挡住文种。
  文种说:“我听说,狗见了人就会叫,他叫,是认可我是人。不要怕他。”于是下车给范蠡施礼。
  范蠡并不为礼,“汪汪”着跑开了(可能真得了“狂犬病”了)。
  次日,范蠡对兄嫂说:“今天又有贵客要来了,您把衣帽借我用用吧。”(是够穷的)。
  过了一会,文种果然又来了。范蠡也不抽风了,进退有节、揖让有礼,一副彬彬君子的仪容,(看来是间歇性的病)。范蠡、文种二人一见如故,“终日而语,疾陈霸王之道”,志合意同”,结为终身好友。文种聘范蠡为僚属,朝夕在一起。
  俩人算了一卦,发现霸王的征兆出现在东南方,于是抛弃了官职,相邀来到吴国,但是感觉伍子胥在朝中势大,自己难有作为,而且伍子胥总想打楚国,他俩犯不着替伍子胥卖命,征发自己的故国,落个“汉奸”的罪名。于是相邀离开吴国,来到了越国。
  越国也并不好混,当时的越国大权臣名叫“石买”,能言善辩,向越王“允常”进言说:“卖弄风姿的女子不讲贞节,自我夸耀的士人不守信用。这种周游列国的宾客,自己找上门来,大概不会是真正的贤人。如果是和氏之壁,谁都会不争价钱地求取的,可是这俩个烂货,周游诸侯却得不到任用,可见没有真才实学,希望君王明察。”
  文种因为以前是当官的,贵人出身,而且是在文明先进的楚国当过官,在越国人眼里是老美,就很快得到一个差使,但范蠡因为有抽风的前科,越王不愿意用他,只好在楚、越一带闲游。
  文种于是对越王说:“从前有一个小偷在晋国自荐求用,晋国就任用了他,结果战胜了楚国;伊尹背着炊具来到殷都,于是辅佐成汤夺取了天下。有才智的人,君王选拔他们时并不考虑他们路近路远,这就叫做挑选人才的人,必定有帝王必定失败。《易经》上说:‘具有超出世俗之才的人,必定有不能适应世俗的毛病’。建立大功勋的人不拘泥于世俗的见识。”于是范蠡也被录用,但是官还不大。
  俩人费了好大劲,终于扳倒石买,后者指挥太湖大战溃败外出带兵,被哗变的军士杀死。范蠡和文种地位隆起。
  公元前496年,越王允常病亡,他的儿子勾践继位,范蠡和文种继续得到重用。在这一对儿好朋友的王霸之术”辅导下,勾践蒸蒸日上,没三年时间,就发展到了国破家亡,投降为奴的地步。呵呵。
  范蠡的确是个传奇人物,他不但善于谈天气预报,而且能掐会算。以至于身陷吴国为奴期间,夫差都一度很欣赏他,把他招来,想收为己用。
  勾践从后面一听,心想坏了,范蠡要不属于我了,不觉得涕泪交加,以头顿地。
  然而范蠡仰头答说:“臣在越国而不能辅佐越王为善,致得罪大王,幸不加诛,已经倍感满足,怎么还敢奢望富贵呢?臣闻亡国之臣,不敢语政。”然后和勾践主动钻回石窟。夫差一阵嗟叹。
  范蠡除了会算卦,还懂点医学,他听说吴王连着三个月坏肚子,就算了一卦,告诉勾践说:“大王,卦象显示,到‘己巳’日,吴王的病就会好的。我们只要再尝一下他的粪,看看它的颜色,跟他一说己巳日病好,他一定会心存感激的。”
  “范大夫,你不远千里来到越国帮我,又为了我,抛家舍子,到吴国来受罪,还要尝粪,我今后怎么感谢你啊。” 
  “不是啊,大王,我是说让你尝粪啊!”
  “啊——?”勾践赶紧一捂嘴。
  第二天,勾践请求吴王召见,走到吴王卧室门口,仆人正端着贵吴王的大小便出来。勾践赶紧下拜:“稍等,请让我尝——尝一下大王的便溲,看看病情凶吉。”随即就用手捏了一点粪样,放在嘴里,人工化验了一下,然后面带喜色地扑进屋里。溲,念馊三声,就是尿。
  “大王,下臣勾践恭贺大王。您的贵病,到‘己巳’日就可以好了。”(“己巳”日经学者推算,是公元前489年4月26日,如果要写历史上的今天的话,可以说:“2500年前的今天,吴王夫差拉肚子病不拉了。”)
  吴王夫差卧在床上,有气无力地问:“你何以知道?”
  “大王,下臣勾践曾经向‘闻粪者’学艺,粪的色味必须和时令气节相顺。我刚才私下尝了大王的贵粪。”
  “怎么样?”
  “味酸、又苦、又辣,正好和春夏之交的时气相符(此时时气酸戾),是以断定大王‘己巳’日痊愈。”
  人在病中就比较脆弱,吴王夫差大为动情,衷心赞叹道:“勾践,仁人也。”
  (“闻粪者”也是当时一种行业吗?也为了种地施肥吗?鉴定粪肥的发酵度?最早人们是放火烧掉田间的稻杆杂草,或把杂草锄断沤肥,变成庄稼爱吃的肥料。现在有了“闻粪者”,说明已经使用人畜肥了。庄稼们长得更胖了。)
  据范蠡回忆,自从尝了粪以后,勾践就开始口臭。范蠡为了怕勾践伤自尊,就让左右的人都吃“岑菜”,这种植物叶子,天生有一股粪味,跟榴莲差不多。大家满嘴都是这个味,就谁也别说谁口臭了。当时中国还没有大葱,否则,范蠡可以让大家吃大葱。
  

点击查看大图

  鉴于勾践忠心耿耿,到了细致入微,无以复加地步,并且越国连年向吴国奉送珍奇玩好,越国国库空虚,但君臣面无恨色,实在是思想改造非常成功,于是吴王夫差在公元前489年4月26日,如期病愈以后,让勾践搬出石窟,并摆下酒宴,招待勾践,以客礼相待(不再是端着扫帚簸箕的“奴仆之礼”了),并请吴国的臣子礼敬这位“客人”。
  伍子胥到场,一看大伙正给勾践劝酒呢,气立刻就不顺了,拂袖而去。旁边伯嚭立刻煽火:“大王,伍大夫是刚勇之人,看见您仁善之心,他惭愧了,逃掉了,是吧?”
  夫差说:“然也——”
  次日,一宿没睡好觉的伍子胥又跑来了,给心情愉快的夫差泼冷水:“大王,我听说,豺狼,是不能亲近的。狐狸和野鸡搏斗,狐狸故意弯下腰,显出低卑的样子,其实是为了扑猎出击。野鸭,两眼发花,才会被罩入罗网,鱼,贪图痛快,而死于诱饵(伍子胥对小动物观察很细啊)。您怎么可以放弃忠直之言,而听信谗夫之语。暴虐的夏桀登上高处而自知身危,但不知道如何转危为安(又拿夫差比桀纣了,人比人,真气死人)……”
  夫差打断,说:“寡人连病三月,您一句话也没来慰问。勾践尝寡人之便溲,这是他的慈祥仁爱。勾践虚其府库,尽其币宝,以奉寡人而面无恨色,这是他的忠信啊。”
  “勾践下尝大王之溲,他日一定上食大王之心,勾践下尝大王之便,他日一定上食大王之肝。唉呀,吴国早晚要被越国所擒。宗庙社稷,废为荆棘。”
  “伍大夫不要再说了,寡人不想再听。”
  伍子胥青筋暴跳,呲牙咧嘴,好半天,把话又咽回去了。施了个礼,转身出宫。走在殿下庭院里,伍子胥用手牵起衣服,摸索而行。
  旁人差异非常:“伍大夫这是被气疯了吧,糊涂了吧。天也没下雨啊,院子里也没泥水啊,您高高牵起衣服干吗?”
  伍子胥说:“我只怕20年之后,这里全是草棘废墟,晨露沾衣。”
  闻者无不悲伤。这些故事皆据《吴越春秋》,原文太长,恕不再引。
  (当初,夫差跟诸公子争夺继承权,他老爸阖庐并不看好夫差,说夫差性格仁善,是个无用的败类。伍子胥冒死相争,说服阖庐,终于使夫差封为太子。夫差感恩不尽,要把吴国的江山分一半给伍子胥,为子胥所谢绝。谁料时至今日,大恩人“堕落”为讨厌鬼了)。据《吴越春秋》:阖闾曰:“夫差愚而不仁,恐不能奉统于吴国。”子胥曰:“夫差信以爱人,端于守节,敦于礼义。父死子代,经之明文。” 
  公元前489年的冬天,合计在吴国挣扎3余年,当了3余年勤杂工,熟练掌握各种马具的清洗和安装方法之后,勾践夫妇“学成归来”。“东道主”吴王夫差亲自在“蛇门”以外送行,拉着勾践夫妇的手,送他们上车,勉力他们一定好好工作忠于吴国。范蠡驾驶着,一干人千恩万谢地辞别了夫差,离开了苏州,回奔山清地秀,梦牵魂绕的祖国。
  越国的百姓闻讯欢呼,群臣祝贺,勾践要继续担任越国的领导职务,领导越国人民,做好吴国的附庸了。
  (四年之后,在印度洋畔恒河流域,一个八十岁的佛陀,走到了人生终点。这位叫释迦牟尼的先生,卧在一棵枝叶婆娑的印度大树下,悄悄涅槃了。但等他变成人们心目中的如来佛祖,还要再过几百年。而他的徒弟们,那些未来的罗汉和菩萨,把他的尸体火化,得到很多舍利,分赠诸侯各国。如今这些舍利全世界只剩一枚了,在陕西法门寺内,是一小截手指头。)
  
  潇水曰:据说,君主的喉咙底下有“逆鳞”,劝说君主是件危险的事情,韩非子总结出的七种错误的说服君主的方法,伍子胥占了两种:一是君主有错,他就明言而挑其错,进行人身攻击,给君主扣上恶名大帽子如桀纣;二是强迫君主做他所不能做的,或是中止他所不可能中止的事。这都会给进谏者招致人身危险。
  但我们必须指出,夫差杀伍子胥还不是因为进谏。自从抓住勾践以后,随后的十年里,伍子胥反复多次进谏,夫差都并没有杀他。最后伍子胥的死,是因为严重偏离夫差的战略方向,甚至开始在行动上“交结敌国”,干扰军心国策,这才杀他。具体后面再说吧。总之,伍子胥并不是简单地死在进谏上的,夫差也不是不能容进谏者的小人。夫差能容伍子胥进谏十年,已经很不容易了夫差实际上也是个比较仁软的人。这既表现他容忍了伍子胥的十年聒噪,也表现在他对越王的仁义态度上。而夫差之所以不听伍子胥的话,是因为他有他的想法和战略,而伍子胥的建议也未必全对。关于这一点,我们书后附文再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