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公再霸(五)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9]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三驾”之后第二年,为政31年的楚共王死于盛年了(我们“蜥蜴战争”是从楚共王接班时开始写起的,到现在已有白云红叶31年飞渡)。
  回忆楚共王的一生,他是个可怜的孩子,十岁的时候,爸爸楚庄王就去世了,没教会他当恐龙的要诀。回忆楚共王的一生,他是个可怜的孩子,十岁的时候,爸爸楚庄王就去世了,没教会他当恐龙的要诀。但是,10岁即位的楚共王当国君非常努力认真,在鄢陵之战,他亲自登上危险的巢车观察敌情,发明了“甚嚣尘上”的成语,接着又在战斗中变成了独眼龙。但是他毕竟缺乏经验,继鄢陵之战失利,东边殖民地也被吴王寿梦抢去好些,水军也被吴国人打散,最后在“三驾之战”他把中原霸位彻底交还晋悼公。
    楚庄王在天有灵,一定会悲惨地说:我生下的是恐龙蛋,孵出的却连蜥蜴都不如兮!
    楚共王也深深自责,愧对先人,辱没社稷,临死前他要求,给我谥为“灵”或者“厉”也行。大夫们不说话,他就反复重申,迫使大夫们接受,然后在凄惶悲怆和无穷遗憾中,升上天堂找他爸爸去了。
   楚共王时代,楚工匠在铸铜工艺中发明了分范合铸法和分铸法,率先使用失蜡法,焊接技术也大放光彩,已掌握锡焊、铜焊、铅锡合金焊。而“失蜡法”工艺是拿易熔材料 (如动物油、黄蜡) 制成艺术品模子,多次浇淋泥浆,涂上耐火材料,使其硬化,制成铸型,再经烘烤化蜡,使蜡油流出,然后浇注铜液,铸成结构复杂的青铜器。失蜡法开创了世界铸造工艺新方向。楚国还能以镂空手段铸制纹样繁复的青铜器部件,林林总总,都领先于同时期代表欧洲顶尖水平的希腊文明。正在奥运会上比赛跳高的希腊人,虽然也是处在青铜时代,但他们的青铜工艺只够铸造形制简单的兵器,精美复杂的生活祭祀器具,是不会的。
    楚国不但物质资源丰富,皮毛、鸟羽、象牙、犀革输往国际,而且楚国人打仗都能玩命,两湖民风强悍,属于“九头鸟”,但他们战略上总输人一筹,这也难为了楚共王,敌人太狡猾了。(当时北方人如晋人狡猾,南方人如楚人直爽,后来北人南迁,习惯才改过来。所以楚人战斗力还行,战略和战术上显得刻板。)尽管楚共王本人有强烈要求,大臣们在他死后还是给了他一个“共”的好字眼。赫赫楚国,抚有蛮夷,奄征南海,如此威风的国度,楚共王成绩还是主要的,难道不应该有美谥吗?楚王知错知改,觉悟可贵,人有一念之善心,尚且可以成佛,楚王谥为共,不亦宜乎。
      楚共王临死请求谥自己为“灵”一事,传为美谈,体现楚文化一种严厉精进精神,仅此一项好处,楚共王成为春秋十二大蜥蜴之第四——独眼蜥蜴。晋人在智谋上总是输人一筹。比如晋人“扶吴攻楚”,就显出了高明的战略,楚共王就做不到西联秦人——虽然也尝试了,但无甚成效。晋人攻打战略要地逼阳以与东方吴国联通一线,形成战略夹攻楚人态势,而楚共王竟然未发一兵一卒增援逼阳,听凭逼阳在苦战三十天后陷落。晋人与东边的齐人互相斗殴,发动“鞍之战”,楚共王不知北上渔利,听凭晋人大败齐人,拉齐国在晋国盟主的座下,一起南下对楚。这次“三驾之战”轮番耗敌,是晋人战略上的创新和胜利。
  楚共王还懂经济学,有过“楚人亡弓,楚人得之”的名言,折射出商品经济大市场的观念。(楚共王有一次丢了个弓,他却不肯去找,他说,楚人丢的,楚人拣了,有什么好找的。看来楚人人风古朴,很有点原始共产主义味道。)《孔子家语》:楚恭王出游,亡其鸟号之弓。左右请求之。王曰:“止,楚人亡弓,楚人得之,又何求也?”孔子闻之,曰:“惜其不大也。人遗之,人得之,何必楚?” 
     楚共王闭上自己的“独眼”的时候,按道理别人是不该去趁丧打劫的,但是,吴王寿梦的儿子不理那一套,出兵袭楚,被养由基设下三道埋伏,杀个大败,寿梦的一个孙子遭逮。养由基以此向旧主献上一份迟来的爱。但是,养由基不久于追击吴国人的战役中,孤军深入,陷入埋伏,被乱箭射死(跟亲爱的楚共王预言一样,逞一技之长,必死于一技之长)。也许,“禁止养由基放箭”的命令,竟是楚共王爱惜他。《三国演义》老黄忠中埋伏的死法,是不是罗贯中临摹养由基的啊。 
    吴国挨打以后,哭着找晋老大,要求报仇。晋悼公不管,说:“你趁人家新丧出兵,该!”

    晋国人这一年也在办丧事(公元前560年的丧事真多啊)。晋国执政官,“三驾之战”的指挥官智莹先生在胜利的第二年即辞世,病因不详,可能是他从前在楚国蹲9年监狱期间落下了关节炎。
   27岁的晋悼公命令,由范匄(范宣子)继任元帅。但是范匄推辞,说中行偃年资长,于是中行偃做了元帅。一看元帅们带头谦让,活宝栾黡等人也赶紧谦让,谦让的结果是把赵武推为上军将。
  晋国的元帅,从隙克、栾书、韩厥、智莹一路下来,各领风骚十来年,很有“民主内阁首相制”的味道,大家轮流坐庄,不搞干部终身制,这种好传统保障了晋国国力一直最强,它持续走下去也许就能形成西方封建时代(近似春秋的分封社会)的贵族议会制度,行贵族民主政治,最终成为近代平民民主制度的前身。可惜后来法家的强化王权的皇权专制社会走势,改变了它的走向。
  少壮派新任元帅中行偃(荀偃)简历如下:
  中行偃,原名荀偃,是荀林父的孙子,爹爹做过步兵新军将,叫“中行将”,以官职为姓,改姓“中行”,成为未来晋国专权六卿中的一姓。
    中行偃和范匄(范宣子)都是少壮派,曾经吵闹着攻打逼阳,久攻不下后又要放弃,挨了元帅智莹的几案砸脑袋,最后好歹攻下来了。
   中行偃的历史贡献是创造成语“马首是瞻”,指挥了对秦“迁延之役”和对齐“平阴之战”,前者无功而返,后者大有斩获。
    “迁延之役”是中行偃受命之初,对秦组织的长途奔袭战。就像晋国在拼命拉拢吴国一样,楚国也跟西垂秦国派脱,楚共王甚至娶了秦景公的妹妹,用意显然是节制晋国。
    一看秦晋之好,改成“秦楚之好”了,晋国人象挨了一个耳光。三驾之战,秦国人策应楚军作战,晋国内部舆论哗然,中行偃遂率领多国部队,向西300公里,攻击秦国,时间是三驾之战之后,晋悼公十五年。
    他们度过陕晋大峡谷中南北流向的母亲河——黄河,翻越拔江而起的对岸高山,又跋涉多天,来到达秦川平原泾水(就是“泾渭分明”的那个泾水,不过估计现在这两条河都污染了,都不分明了)。
   诸侯多国部队却不肯渡泾水,霁雪他乡树,春灯独夜船,在这陌生的黄土高原,雨夜霜晨里,容易着凉。诸侯大军踟躇不进。其实,那时侯的黄土地,到处是森林和可爱的动物,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叔向同志做了很多说服工作,鲁国和莒国人才答应渡河过去(叔向终于出场了,这小子太能说,属于长舌男,呵呵)。
    不料这时候,秦国人在泾水上游放毒,诸侯军马,被“西毒秦景公”给毒死很多——投毒的剂量很大,被水稀释一遍,居然还能毒死人,可见也是天山冰毒级别的剧毒,或者是使用了致病微生物(泾水就是“泾渭分明”的那个泾水,不过,估计这两条河现在都污染了,都不分明了)。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使用生化武器。
    诸侯国军一边拉肚子一边走到了陕西泾阳,斗志低靡,想跟秦国人讲和,老毒物不愿意,元帅中行偃没办法,向怨声载道的士兵发出指令:“明天早上起早点儿啊,鸡鸣而驾,唯余马首是瞻!” (成语出处)。
     前三军元帅栾书的儿子栾黡,听了以后一撇嘴,说:“这算什么鸟命令,一点儿作战计划都没有,更谈不上缜密布署,就听你的,跟着你的马头乱走?你算什马东西!我的马头偏要向东。”
     说完,这个活宝栾黡(就因为他爸是高干),带了自己的下军,拨过车辕,开回晋国老家去了。
     元帅中行偃给晾在一边,苦笑了一下,说:“都是我不好。大军掉头回去。别在这儿现眼了”
     车马轰隆轰隆都掉头回家了。
  秦国人把这次虎头蛇尾的晋国奔袭战,戏称为“迁延之役”。中行偃也确实瞎指挥,什么唯你马首是瞻,拿我们三军六卿当玩具兵啊。
  (但是栾黡的一个弟弟有志气,说我们晋国人从来没有无功而反过,于是叫上范家的范鞅,领着部属冒死向秦人进攻,由于寡不敌众而死。范鞅没有他那么死心眼,逃了条命回来,被失去弟弟、为人霸道的栾黡堵住了大骂:“我弟弟本来不想打,都是你小子怂恿他,一起去打秦国人。结果你把他弄死了,自己活着回来,我今天非——!”吓得范鞅抱头鼠窜去了外国,从此范家与栾家结下梁子。)

    “迁延之役”正闹着的时候,东方的齐国乘机扩张,灭掉莱国(山东昌邑),又围攻鲁国边邑,有重做山东霸主之意。鲁国挟山东小国,纷纷向晋报告,要求盟主出面干涉,不料晋悼公却去世了。
     30岁的晋悼公,走完了他轰轰烈烈的一生。他即位于“三郤”横死、厉公被弑的危乱时期,采取内抚人民,外结戎狄,交好诸侯,三驾战楚的策略,在韩厥、智莹、中行偃辅佐下,八年之中,九合诸侯,无可争议地复兴了祖先霸业。只可惜他英年早逝,东风不与,外难尚未全靖,列国等待恩泽,他就先行一步离开,与自己所热爱的国家人民,未能相守到老。晋国人民闻讯,纷纷抛下锄头和织机,站在田间茅舍哭泣;各国使节闻讯,纷纷从几千几百里外的不同方位急驱晋国,向晋悼公灵前献上自己的哀思。
     被老天妒忌的晋悼公是一位有才能的君主,历代晋君中白璧少瑕者,性情中人,才智气度佳,对下面人和气可爱,所以才有祁大爷“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的美谈。他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宁使天下人负我,不使我负天下人。历代晋君都杀大臣,惟独晋悼公没有。
    但有的大臣也确属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型,“迁延之役”已初显苗头,不久晋国发生栾盈之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