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吗?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8]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一 (7000-5000年前)神农时代的世界
    
    回答这个问题,需要逐段地对照一下中国和世界的文明历史进程。
  距今七千年前,即中国的神农大同时代,对比于中国和世界98%的地方都是石器时代,而亚洲西部伊拉克所在的那个地方很特别,也就是两河流域。两河流域的的“苏美尔人”已率先步入“铜石并用时代”。炼铜遗址就在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两岸。
  到了神农死后第两千年,即距今五千年前的黄帝时代,两河流域的城邦国家则已相当发达——埃利都、乌尔、拉尔萨等等。城邦里边,有的王宫多到数百间厅房,包括官员、书吏的办公间,比法国的凡尔赛宫还要大——时间是五千年前。
  埃及的情况也是类似,在距今五六千年前已经开始使用象形文字和青铜武器、工具。到了五千年前,两河流域和埃及,已是青铜时代的喧嚣一片,出现了自有政权的城邦国家,而中国这里这时依旧沉寂在石器时代的宁静当中,没有文字、没有城邦、也没有政权,石器一统天下,有的只是一个黄帝战蚩尤的传说而已。所谓中国五千年文明,其实大有水分。
  
  
                     二 (5000-4000年前)黄帝尧舜时代的世界
  
  世界历史的发展,都是先从小的城邦国家开始(中国叫诸侯),互相打仗,然后凝结兼并成统一的大帝国(中国叫王朝)。什么算是帝国呢,汉朝和唐朝,罗马,这些都是帝国。世界上最早的帝国,分别诞生于埃及地区和两河流域。
  北非地区的埃及尼罗河畔,有诸多出现于距今五六千年前的城邦国家,在距今四千六百年前,它们得到了武力统一,诞生了以法老为首脑的世界上第一个中央集权王国——埃及古王国。历史随之进入“金字塔”时代。胡夫先生那闪烁着银光的146米高“大金字塔”(比尧帝早五百年),像太阳撒下的锥形光束,矗立于原野之上,引导法老的灵魂升入天国。这个地球上最高的建筑物,直到四千多年后才被法国的艾菲尔铁塔超过。金字塔的伟大在于它骄傲地宣布了埃及在青铜、绘画、建筑、天文、几何等方面取得的世界最高成就。修金字塔的工匠们的吃着古代面包,喝着古代啤酒(比现代啤酒酒精度数高一倍),把法老们的丰功伟绩记录在石碑、莎草纸和金字塔上,令同时期所谓传闻中的黄帝蚩尤时代的中国人望尘莫及。辛亥革命武汉起义的时候,革命军在告示中不再用大清年号,而用“黄帝纪元4609年”,可见,他们是把黄帝理解成距今4600年的人了。这个大约也是差不多的。说黄帝是五千年前的人,中国因此有五千年文明,已经偷着比辛亥革命同志们的观点,把它偷着往前又多挪了五百年了。
  而两河流域早在距今六千多年前就出现的那些小城邦,在长期的激烈冲突与兼并之后,到了距今四千多年前(即我国的尧帝时代),也已经统一为一个中央集权王国:阿卡德王国。大量考古实物可以证实这个王国在水利、建筑、采矿、冶金、金属加工、造船、制陶、酿酒、纺织方面的辉煌程度。而我们同期的尧舜时代,还不能称为王国或王朝,因为它没有青铜器、没有文字、没有城市、也没有国家机器。事实上,关于尧舜的一切记述都只是后代典籍上前后矛盾的寥寥数语而已。
  种种迹象表明,在距今7000-4000年前的这一漫长时段——即我国的神农时代(距今7000年前)到黄帝时代(5000年前)再到尧舜时代(4000年前)——世界只有两大文明古国:古代两河流域、古代埃及地区。中国在这一时段,一切仿佛神话,青铜、文字、城邦政体,这些文明的三大元素,在中国的当时都并没有。
  而在距今7000-4000年这一时段,苏美尔人作为世界文明的第一把火,已经在两河流域先后创造了很多世界第一:他们率先使用青铜工具,打造青铜剑等武器,率先开凿运河,率先使用驴子拉的轮车,率先划动芦苇、木头制作的船只,率先掌握砖拱技术,率先使用铜钉子,率先创造文字,率先写出第一本成文法。这些都是世界第一。他们率先使用12个月的阴历,把欠缺的天数用闰月补足,运用独特的六十进位制。他们掌握四则运算,立方根、平方根公式,还酿造古代啤酒,使用世界上最早的肥皂,有世界最早的犁,培养了全世界最早的小麦和大麦,把麦子磨成粉,和成面,加发酵粉,烤成古代面包。配以蜂蜜作为甜味剂,还有椰枣汁,非常之美,成为西方世界的主食。苏美尔人还把面包碎末浸在水里,创造了液体面包——啤酒。对于肉,他们也沿用了面包的制作方法——烤,为此苏美尔人还发明了世界上最早的餐叉。
  埃及人,在距今7000-4000年这一时间段,创造的世界第一也很多:发明了比楔型文字略晚的象形文字,发明了世界上最早的玻璃,利用灯烟混和蜜糖制成世上最早的墨水,发明了世上最早的兽皮鼓,最早在建筑中使用铅垂线,把圆周率算到了3.16(而这时的中国还不知道圆周率是何物)。他们率先居住在带有楼梯和地下室的楼房,房间里有世界最早的桌子和椅子(而中国的椅子是迟到了汉朝以后才有)。埃及人种植大麦、小麦、亚麻、葡萄、无花果,身穿亚麻布的衣服,带金银首饰(而不是中国的玉器,中国人爱玉不爱黄金,这标志着西方冶炼技术的领先)。
  埃及贵族妇女还坦着右肩,露出一个高贵的乳房在衣服外面,这是当时最时髦的造型。他们的女孩率先在世界上使用矿物质的带颜色的化妆品,率先使用天平(以秤量金子货币)。埃及人把面包烤成圆锥形,花盆那么大。
  相比于苏美尔人与埃及人在距今7000-4000年间创造的诸多第一,同期的中国除了培育了粟、养蚕和扎耳朵眼以外,乏善可陈。当时的中国没有青铜,没有文字,没有城邦,一片空白,有的只是神农、到黄帝、再到尧舜禹的几篇后人写出的神话传说中而已,只是石器社会,不堪被称为“古国”。
  各种考古和出土证据都已经明示着我们:在距今7000-4000年前这一时段,世界只有两大文明“古国”:古代两河流域、古代埃及地区。
  
  
              三、 距今4000年以后——夏朝时代的世界
  
  距今四千年以后,终于不太尴尬了,大禹虚无的夏朝终于出现,搭救了汗颜的我们。在公元前2000年前后,当传说中的大禹接受了舜帝的玉圭和权力建立所谓“夏朝”的时候,在北非,夕阳照耀着埃及人伟大的金字塔,这一景象已历五百年。不过,埃及王国的金字塔越来越小了,这是为了防备盗墓者和人民起义,标志着帝国开始开始出现新的社会矛盾。法老的遗体不得不另外寻找隐蔽的山崖安葬,而不再放进金字塔。
  到了Jr.后羿争抢夏朝王权的时候,宗教的力量在埃及隆起,底比斯地区修建了庞大的“阿蒙神”神庙,每一根柱子的顶部可以站立百人,柱身布满象形文字和浮雕画面。尼罗河上修建着水坝,通过水闸连接起河湖,造型精美的帆船在尼罗河上航行(而中国一直是到了秦朝才有帆船)。玻璃制造也成了这一时期埃及的一门新技艺。
  在亚洲西侧的两河流域,与夏朝并行的是“古巴比伦王国”,它取代了苏美尔人的“乌尔王朝”。这里作为人类文明开化最早的地方,此刻文明依旧遥遥领先。白银成为当地商品交换和海外贸易的公认媒介。粮、油、羊毛、盐和铜等重要商品的价格,均由国家规定,显示了统一国家的中央集权。远望如山的四级泥砖塔庙威严矗立着,镶嵌宝石的国王青铜塑像保存至今。奴隶们脑袋上被剃出特殊的标志,编成各种劳动的队伍在鞭子监督下工作。他们挥舞着青铜工具从事运河开凿、排湖造田、修筑神庙的工作,用带有播种漏斗的犁耕作田野。私自剃去奴隶头顶标志的理发师将被处以断指的刑罚——这是古巴比伦著名国王“汉谟拉比”先生在法典中的文字规定。作为世界上第一部完备的成文法典它被刻在石柱上,保存于今天法国的卢佛博物馆。法典中还规定了奴隶打主人的嘴巴,将处以割耳的待遇。杀死别人的奴隶,需要赔三两多银子,以及有名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而此时的中国,情况却不是那么乐观。整个有夏一朝,国家的概念还是恍恍惚惚,夏王的存在得不到考古实物的证实,我们也找不到他们的都城与王宫。相比于上述其它文明都已进入青铜时代,我们尽管出土了零星小件青铜物品,比如青铜水果刀、小锥子、小指环之类,但不过都是一个牙刷大小,没有青铜的戟和青铜的剑,也没有青铜农具。人们仍然可以断言:夏朝没有青铜农具,没有青铜礼器,没有青铜兵器,还不是青铜时代,而且没有文字。这个虚无的朝代只是存在于后人零散的史料之中,而且合计也不过两千字左右。
  我们不得不说,与埃及和两河流域相比,我们属于落后者。
  即便不跟埃及、两河流域去比,这虚无的“夏朝”也无法和欧洲地中海畔的地区争辉。在地中海东部爱琴海上的希腊地区,著名的“克里特岛”呈现出“米诺斯文明”,那些保留至今的巨大王宫、形象而生动的壁画、精美的黄金饰品以及华丽的服饰,振动着每一个今天的游览者。时间都正是我们的“夏朝”时期。我们还可以看见他们优质的金银碗、造型奇特的陶器、青铜双面斧、短剑、长剑。而这一时期的夏朝还根本没有青铜武器,也没有青铜剑。
  米诺斯的王宫号称迷宫,1500多个房间有曲折复杂的梯道走廊联络。王宫主要寝室附有浴室、厕所和浴盆之类的卫生设备、冲水设备。他们使用自来水,地下有完备的供水系统。这一点是任何古文明所不可企望的,直到19世纪的西方才超过它。米诺斯文明虽然璀璨却短命。接着,该地区接踵而起了“迈锡尼文明”。米诺斯文明和迈锡尼文明都是未来希腊文明的先驱。
  在南美洲,玛雅人开始搬动石头,垒成他们的金字塔形的神庙,留下了夏朝所未能留下给我们的类似地面遗物。
  在印度,于我们的夏朝时代——距今4000年前,繁衍起了“哈拉巴文化”。他们在世界上最早种植棉花并发展纺织技术,出土了两千多枚印章,上面刻有离奇的文字。他们的城市遗址中有世界上最早的公共浴池,运货大车频繁往来于大街小巷,人们铸造青铜武器与工具,通过世界上最早的航海船坞,与遥远的两河流域发生贸易。不过这个短命的文明在夏朝末年就奇怪地消失了,留下漫长几百年的空白。
  总之,在距今4000-3600年,相当于我们的“夏朝”时代,中国的处境非常尴尬,还没有青铜工具、武器和文字,尚未进入青铜时代。而埃及、两河流域、希腊、印度,都已经把青铜工具和武器作为社会生产和战争的主流了。中国排在了这四个地区后面。所谓四大文明古国之自诩,颇需斟酌。
  甚至连英国地区,在距今4000年前(即夏朝初期),也都发现了青铜扁斧和戟,而夏朝却没有一件青铜武器。
  中国正式出现少量青铜器、文字、城市,是在距今3600年前的商代初期(比两河流域、埃及晚了两千多年,比希腊、印度地区晚几百年)。所以,那首“五千年文化,是生生不息的脉搏”的歌,实在是唱得有点早,应该等到公元3400年再唱这个歌,或者现在唱“三千六百年文化,是生生不息的脉搏。”
  事实上,唱3600年文明都有点早。中国真正出现较多青铜器和甲骨文,还不是3600年前的商朝初期,而是迟至距今3200年前商朝中期武丁时代,那就大约只剩3200年文明可以唱了,这和世界上多数地区进入青铜时代的时间,是一样的了,泯然众人也。而此时的希腊,则已经开始有了铁。
     
       四、距今3200年前——商朝中期
     
  商朝不容置疑都是我国第一个像样的朝代。唱3600年文明也好,3200年文明也好,5000年文明也好,距今3200年前开始的商朝中期,中国有了青铜和文字。 
  这时候的西方,则早已有了一千到三千年不等的青铜文明,比如两河流域、埃及、希腊、印度等。甚至此时的希腊,开始出现了铁器。
  希腊是个有文化的地区,在地中海畔。早在我国虚无的夏朝时期,这里就有了米诺斯文明,进入了青铜时代(领先中国)。到了商朝盘庚迁都时期(距今3200年前),这里并且爆发特洛伊战争。
  众所周知,特洛伊战争的爆发,是因为希腊美女被人家勾跑了。希腊有个大美女海伦,不大乖,被东边的特洛伊人(处于亚洲西北角)泡走了。希腊地区的城邦组成联军,在迈锡尼王“阿伽门农”等一干英雄率领下,渡过爱琴海去抢海伦。
  战争打到第十年的时候,进攻一方的人因为分赃不均互相掐起来了。统帅阿伽门农仗着官大,每次都分到比英雄“阿喀琉斯”更多的战利品,虽然后者有攻城野战之大功,但阿伽门农抢了他的妞。后者怒火中烧,嚷嚷道:“你头上生了狗眼,身上却长着鹿心,不敢战斗于沙场,偏会欺负老实人。”于是英雄阿喀琉斯宣布消极怠工,不再临阵卖命。结果希腊联军败得叽哇乱叫,阿喀琉斯的亲密战友也马革裹尸了。
  战友的死,让阿喀琉斯急了,他不再计较战利品的事,再次披挂了铠甲,挎着长剑,手挺长矛,驾着战车进攻特洛伊人,犹如一团烈火,践踏特洛伊人的纷纷倒下的尸体与盾牌。特洛伊人看看没办法,请求外援“太阳神阿波罗”帮忙,这位太阳神从云彩里发出一箭,正好射中阿喀琉斯致命的软弱之处——后脚跟。黑暗遮住双眼,灵魂随即消逝。英雄死了,希腊联军没招了,最后使用木马计,赚进特洛伊城,夺回了半老徐娘的海伦,并把大火和屠杀留给这个富庶的王国。熊熊的火柱直冲天空,宣告不幸的特洛伊城的毁灭。
  这时的希腊地区已经出现铁器。当英雄阿喀琉斯为阵亡的战友举行盛大葬礼时上,还开了一个运动会,其中发给掷铁饼运动员的奖品就是一大块圆形的生铁,这是个值钱玩艺儿,可以做成铁犁。这是当时的中国商朝所没有的。当时的商朝刚刚有了青铜器,铁器则是到了再七八百年之后的战国时代才较为普遍。中国进入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都分别晚于西方那些文明早熟地区。
  有人说,特落伊的勇士们打了十年,就为了一个女人,可见西方有尊重妇女的传统,比我们中国强。其实非也,我们周幽王老大爷也曾经为褒姒搞过烽火戏诸侯呢,难道不尊重妇女吗。这些陷入恋爱的色情狂对于美女的态度,是不能作为一个文明中女性地位高低的评价标准的。在鄙人看来,在古代,即便是外国,妇女也一样是没有地位的,只是男人的财产一部分罢了,就像外国人在牲畜屁股上烙出自己的名字作标记一样,妇女娶到家里,也是要改随夫家的姓。特落伊的勇士们打了十年,说是为了一个女人,这并不准确。我更认为,一个国家的王后被另一个国家的王子掠拐了去,这场战斗,是为了国体上的尊严,以及把女性当作一种私有财富去争抢。和妇女地位高低,没有啥关系的。假如掠走的是斯巴达国王心爱的老妈(70岁以上),仗一样是要打的。
   但是,希腊联军虽然打胜了,夺回了海伦,却也被这场荷马记载的特洛伊战争拖垮了,希腊地区的迈锡尼文明,不久很快就被北部蛮族攻破。等时光迅速到了我们商朝末年的时候,那里已经退化到了几乎原始社会的水平。直到两三百年后,相当于中国的春秋初期,那里才重建起雅典、斯巴达等等城邦国家,再次掀起了璀璨了古希腊文明。
  除了上边说的希腊地区在我们的商朝中期时候就已经出现铁器,两河流域以北的赫梯王国,冶铁技术也非常完备和领先,或者准确地说,水平世界第一。赫梯王把铁视为专利,不许外传。埃及法老得到少许铁片,锻打成刀,视为珍宝,以黄金象牙配其刀柄。有了铁斧铁锯铁钉之类,造船业也就发达起来,可以跨海远征或者移民。铁制武器给了赫梯人以力量,使得他们迅速崛起并走向扩张之路,对两河流域和埃及地区构成巨大威胁。
  埃及法老动用倾国军马北上与赫梯人展开了一场古代世界的最大规模恶仗,双方各自动用了两千辆战车和各自两万战士(这是个天文数字,我们商汤革命的时候才有战车七十辆,子弟六千人)。由于埃及法老孤军突进,遭到赫梯人围攻,法老拼死抵抗,情急之下甚至放出护身的战狮扑向敌人。幸亏赫梯军人因争抢财物而队形分散,埃及援军亦及时到达,才避免了法老的被俘。
     这场发生于我国商朝中期(盘庚时代)的西方大战,又以拉锯战的形式持续了十年,终于把埃及帝国拖垮,从此埃及由盛变衰,四分五裂,不断遭受外族人的侵袭,局面持续了一千年,直到公元前525年(我国的春秋时代),埃及被新兴崛起的波斯帝国吞灭,从而彻底宣告了五千年的埃及文明的终止。
     西亚两河流域的五六千年的文明也是同一时间亡于波斯帝国之手。
     波斯人是很厉害啊,不过,他们最终还是被最新又崛起了的希腊文明所歼灭,被伟大的亚历山大所轰击得土崩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