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之夏(八)


编辑:桐风惊心 [2009-12-8]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夏朝人的平均寿命是32岁左右,如果我生活在那一时代,现在已经该升天了。
????

点击查看大图
 
潇水升天

???夏启也没有活太久,死前也没有征求别人的意见,直接把帝位传给了儿子太康。太康马上以实际行动证实了世袭制的弊端:娇生惯养,好吃懒作,沉湎声色,不通人情,不理政事。他把国都迁到河南巩义地区(仍在洛阳一带),行为越发放荡——甘酒嗜音,峻宇雕墙,还时常到远离国都的地方去打猎,大臣们的劝阻都被他当作耳边风。《离骚》:“夏康娱以自纵。”《尚书》: 太康尸位以逸豫,滅厥德,黎民咸貳,乃盤游無度。畋于有洛之表,十旬弗反。有窮后羿,因民弗忍,距于河。
  太康肩膀上扛着一个棍子,嘴里叼着一个野鸡骨头,外出打猎。打猎,是古代最具魅力的户外运动,最多去蹦蹦迪的可怜现代人,是想象不出打猎之令人痴狂的,那就像推着小轮车在超市里采购,使人欲罢不能。太康不停地打,在大自然里采购,狗熊啊,大象啊,犀牛啊,都被打死了往小车里装,不管吃得下吃不下。那时气温比现在高两三度,中原也是亚热带气候,保存着大片的森林沼泽。这个购物狂太康还可以看见猩猩、大熊猫、大象、竹子和孔雀,这些都是南方来客。
         
点击查看大图

   太康嘴里叼着鸡骨头,骨头上有两个孔,这叫做骨哨,吹起来招引麋鹿。鸡骨头内腔还安装一根拉杆,推拉着可以变换音阶。太康吹着这个骨哨,推着小车,背着一杆“猎枪”,顺着洛水一路南行,越走越远,跟大象、犀牛捉起了迷藏,过了一百天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大象吃了。朝廷群龙无首,大臣惶恐不安,有识之士预感要出大事了。中国后来的笛子也都是竖着吹的,引入西域横吹的笛子之后,传统的竖吹笛子就改叫箫了。
       这时候,也有一个人带着他的部族,挎着弓箭,从东边向这里移动,来捕获洛阳地区的猎物。这人就是射日英雄后羿的后代,武艺精湛,箭法高明,给自己取名字夷羿,这是出于追星的需要,因为他是后羿的fans。不过人们也管他叫后羿,而前边射日的那个倒应该叫羿,而不是后羿。到底该怎么叫,实在是乱——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就已经弄乱了。鉴于现代人已经习惯了把那个射日的叫做后羿,我们遵照这个既成事实,还是叫射日的那个为后羿吧,而为了便于叙述,我们就把这位后出场的先生叫做“Junior后羿”——小后羿,简写为“Jr.后羿”,好比“布什”和“小布什”。
  Jr.后羿肩上斜挎着弓箭,面色冷傲。他的脑袋上的发髻套着一对野猪獠牙的束发器,脖子佩着骨制的小管子项链,双臂套着十几对白色黄色的陶镯,胸前挂着龟和鸟的造型玉石,腰上缀着一副甲囊(类似行军水壶,是两个乌龟壳面对面用皮条缚合成的),甲囊里存着几枚石针和古代打火机。这是东夷族人典型的装束,非常之酷,还垂着一条随风飘摇的束发带。后羿装束包括甲囊的描述,都是根据山东地区该时期出土的人物塑像及文物。
  公元前二十一世纪的阳光,像野兽的爪子搭在Jr.后羿焦灼的肩膀上,他盯着天空,闷声不响,野心灼灼。他的身后跟着“武罗﹑伯姻﹑熊髡﹑龙圉”四大护法,还有一个叫做“寒浞”的副官。这群在东夷族享有盛誉的人,此刻正从山东赶往中原,目的是把耽于游乐、不得人心的太康,堵在返回都城的路上,同时控制夏朝都城。
  这时,昏聩的太康在洛水南边打猎尽兴归来,已被Jr.后羿定罪为“侮辱了金木水火土”(这话不陌生,跟从前他爹夏启定给别人的罪名一样)。Jr.后羿及其四大护法剑拔弩张,拒住了太康的归路。太康不得已,只好叼着鸡腿骨头向东流落,跑了两百多公里,横穿河南省,到了东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筑城住下,最终也死在那里。此地后来就叫做太康,现在还有,就是河南省太康县。最近,他们县的公路干部正在进行“唱响吃亏歌,永葆先进性”的集中教育,此外,他们的电影院还着了火。有关太康县的这两件事,是从网上搜索到的当地新闻。
  四千年前的太康家里也在唱歌。
  太康的老妈和五个弟弟还等着太康回家呢。他们站在洛河边上,却一直没见人影。出于埋怨和悲伤,他们创作了五首诗歌,称颂大禹的功绩,批判太康的懈怠,听到的人很多都感动得哭了。这就是所谓“五子之歌”:“明明我祖,万邦之君······内作色荒,外作禽荒。万姓仇予,予将畴依?······弗慎厥德,虽悔可追?”意思是我爷爷大禹很牛气,当了一万个诸侯的长官。我爸爸夏启也不错,杀了好多族里的人。可是我大哥不好好干活,内亲女色,外迷打猎,一万个诸侯都仇视他。现在又轮到人家东夷人牛叉了,咱们后悔又有啥办法阿!这段叙述根据《尚书》引文以及《尚书》“五子之歌”,以及《正义帝王纪》:“羿学射于吉甫,其臂长,故以善射闻。及夏之衰,自鉏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帝相徙于商丘,依同姓诸侯斟寻。”
  赶跑了不争气的太康,Jr.后羿却变得谦虚起来,觉得支持大禹后裔的部族尚在,就把太康的五个弟弟叫来,从其中挑选了一个带有领导模样的,立为中康,做大夏朝的第四任天子。Jr.后羿说:我是坚持夏人治夏的,你放心去继承你哥的遗业吧。
  中康实在是个很康的家伙,连傀儡都当不好,上天也跟着起哄,给他捣乱,出现了世界上最早有记录的日食。一看太阳被天狗咬去了脑门,老百姓吓得到处乱跑——天狗不光吃月亮,饿得时候遇上太阳也吃——人们纷纷敲鼓,想把天狗先生给吓唬跑了,其实这没有用,因为声音只能在空气中传播,太空里的天狗是听不见的。可是,这个好心好意的习俗还是被后代帝王们继承下来了,每逢日食,后代帝王们都要亲自击鼓,作出讨好太阳的姿势,还要往天上射箭,射天狗的屁股(其实这招有效,因为箭可以脱离空气飞行,譬如火箭就是这样的)。该日食记录见《尚书》“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 
  天子也不是吃白饭的,他有责任,最主要就是确保风调雨顺、祈求天时和美、伺候上帝高兴(包括伺候上帝的日光灯——太阳高兴)。但是太阳却被天狗咬了,这实在是一个重大的事故。这说明夏王的品德或者政策出了问题,导致天神用日食来警告他。中康把这一责任推到了天文官的身上——就是羲氏﹑和氏。他们两家从黄帝时代起就世袭天文官的铁饭碗,铁饭碗端得久了,人就变成懒蛋,喝酒废事、沉湎淫乐,把日食给计算错了,没预报出来,致使中康未能提前做好敲鼓准备。
  中康以此为理由,准备砸碎他们的铁饭碗,征伐羲氏、和氏的封国,还喊出了“火炎昆冈,玉石俱焚;旧染污俗,咸与维新”的檄文口号,表示一定把旧风气捣碎。可是这次捣饭碗活动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出征的队伍乱打了一气,夹着尾巴铩羽而归。这段发生日食,以及中康因此征羲和故事,是完全依照《尚书》“胤征”。“火炎昆冈,玉石俱焚”也出自该篇。Jr.后羿知道了,认为中康实在够笨,不用再现眼了。就逼着中康把政权交给自己:“你伺候太阳伺候不好,管束下属也管束不动。你还是请出来一下吧,到外面去办手续。”
  Jr.后羿是从这件事上看出中康已经管束不住下属诸侯了。中康是夏朝的天子,羲氏、和氏是其下属的诸侯国,可是中康去讨伐羲氏、和氏诸侯国,却铩羽而归。说明,第一,羲氏、和氏这样的华夏族的老牌部族,作为夏朝统治的主要支柱,都已经跟夏王不一条心了,对着干了;第二,夏王中康打不过自己下属的诸侯,表现出自身的力量虚弱。这都说明中康已经得不到足够多的华夏部族的支持了。用当时的话讲,大禹、中康一族,已经“德衰”了。于是Jr.后羿认为时机已到,遂放心地取代了中康。
  中康又羞又愤,办完离职手续,就吐血而死了。Jr.后羿于是接起他的石钺(大斧子),把自己推上了天子的宝座,树起“有穷国”的大号。
  夏朝立国才不过三十年,就这样被东夷人接管了,真是富贵不过三代。大禹鞠躬谨慎,开创夏朝,夏启倨傲忘本,太康成为“烧包”,中康就只好下庄了——这是一个优美的正弦曲线,兴衰的必然规律。任何家族,不管它的创始人多么高贵伟大,繁衍久了都会变的垂垂老矣,其中都难免出现糊涂蛋,它所一直垄断的政府,也会随着这家族的腐坏和糊涂蛋丛生而业绩颓败,最终被人代替,夏朝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