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防大将李牧(下)


编辑:小鱼的理想 [2010-4-3]
出处:网上流传
作者:未详
 


在李牧二十余年的北边幕府将军的生涯里,在北方草原取得了辉煌的军事胜利,把赵国从新推上了草原霸主的宝座,在赵国成为万众景仰的人物。赵孝成王封李牧为赵国相邦。
秦、赵两国在长平巨战后,都消耗极大,秦国尤是。韩、魏趁秦国虚弱之机,向秦国进攻,占领了不少秦地。而燕国也趁赵国虚弱之机,派栗腹、庆秦率领六十万大军进攻赵国。秦、赵两国各有心腹事,便开始讲和,赵相李牧入秦,与秦相吕不韦定下了和约。赵太子入质于秦,秦国一位贵公子入质于赵。
秦、赵讲和后,秦国灭掉了东周国,全力攻击韩、魏。赵国也全力反攻燕国,意欲灭燕。

信陵君见魏国被秦国的一再打击,便从赵国发起合纵攻秦运动,赵国对信陵君的行动给予了积极的支持。赵国参加了信陵君与秦将蒙骜打的河外战役,并且发挥了重要作用。秦国对赵国的背约十分不满,当年就向赵国进攻,攻占了赵国三十七座城。被秦军占领的晋阳在秦赵交战之际,发动叛乱,被秦将蒙骜平定。秦、赵和约成为一纸空文。
公元前245年,赵孝成王去世,留在国内的赵偃在大臣郭开的帮助下即位,就是赵悼襄王。由于赵孝成王的太子在秦国为质,本来应该接回立为新王,但却被郭开抢先立了赵偃。与赵废太子交善的大臣对赵偃的即位十分不满,其中尤以廉颇为最。赵偃担心脾气暴戾的将军廉颇闹出什么不合适的事,便用乐毅的儿子名将乐乘取代廉颇,结果若得廉颇大怒,引兵进攻乐乘。乐乘不愿与廉颇同室操戈,造成内耗,逃往国外,退出军界,廉颇也离赵奔魏,赵国一下子失去了两位优秀将领。而此时,赵国北方已经十分稳定,于是,赵悼襄王决定调李牧回来,负责领导赵国的军事工作。从此,在草原上取得了巨大成功的李牧又开始了中原战场上的辉煌军事生涯。
此时,赵国面临的国际形势比较紧张,燕国对赵国连续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与秦国对赵国形成了东西两面夹击之势。迫于巨大的军事压力,赵偃让李牧率领当时最精锐的赵国边防军南下。为了打破东西两面作战的不利局面,赵悼襄王命令李牧先击败东方实力较弱的燕国。

赵悼襄王元年(公元前244年),李牧攻燕,拔取了武遂(今河北徐水西北遂城)和方城(今河北固安西南方城),迫近燕国国都蓟(今北京市西南),燕人震怖。

这个时候,赵国的上党地区正遭受秦军的猛攻,赵国的都城邯郸受到严重威胁。于是,赵王派李牧到上党防御秦军,同时从侧翼牵制猛攻魏国河内地区的秦军。在秦军的攻势下,魏安釐王有些吃不消了。
魏信陵君曾经在公元前247年率领五国合纵军在河外大败秦军名将蒙骜,兵临函谷关下,魏国的声威一度大振,信陵君也被任命为魏国的将军,掌管魏国的兵权。但是,好景不长,魏安釐王中了秦国的反间计,夺了一向高调处事的信陵君的兵权,从此魏国失去了最后一位优秀的将领。信陵君沉浸酒色寻求安慰,彻底退出。秦国趁机向魏国发动了一轮又一轮的猛攻,魏国大片土地纷纷被割占,蒙骜在与魏国的战争中又赢得了尊严,但是却再也没有同信陵君交手的机会了。魏安釐王虽然后悔当初的罢免信陵君,但也不好意思更正,而且他知道信陵君已经心灰意懒,不会再度出山了。魏安釐王为自己由于对弟弟的猜忌而给弟弟造成的心灵打击和给国家带来的巨大灾难十分悔恨,心情十分郁闷,身体也越来越差了。缺乏良将领导的魏军被秦军连续击败,魏安釐王不得已向赵国求救。赵王派李牧援魏。

赵悼襄王二年(公元前243年),魏信陵君与魏安釐王相继去世,魏人如丧考妣,国内一片混乱,秦、赵两国都想趁机捞取好处,但分赃意见很不一致,名义上的友国关系也撕破了,秦公子归秦,赵废太子归赵。赵废太子后来被赵悼襄王派人暗杀了。

赵悼襄王三年(公元前242年),燕王喜为雪战败之耻,派剧辛为将,进攻赵国,赵悼襄王命庞煖迎敌。庞煖也是赵国一位非常优秀的将领,一度与李牧齐名。
剧辛故居赵,与庞煖曾经是很要好的朋友。后来,剧辛在赵国犯罪,逃亡燕国,成为燕将。剧辛与庞煖两军交锋,各为其主。而且,剧辛在战前说过很轻视庞煖的话,让庞煖很不舒服,决心给剧辛点颜色看看。

庞煖与剧辛都是当时的名将,大战一场下来,赵军大胜,燕军被消灭了两万人。庞煖的老朋友剧辛也死于战斗中,让庞煖想起年轻时的亲密时光很有些伤感。

秦将蒙骜攻占了原来属于卫国后来被魏国占领的燕(今河南延津东北)、酸枣(今延津西南)、虚(今延津东)、桃人(今河南长垣西北)、山阳(今河南焦作东南)、雍丘(今河南杞县)、长平(今河南西华东北)等二十余城,吕不韦在这一地区与后来取得的濮阳和成皋要塞以东的土地合并成了秦国的东郡。
秦国东郡的建立使得秦国在黄河以南的势力像一把利剑一样从函谷关刺出,斩断了黄河南北两岸的联系,形成了独霸中原的局面,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妒忌与恐慌。

庞煖代表赵王与韩、魏、燕、楚、齐联络,组织合纵攻秦。由于有赵国牵头,韩、魏、燕、楚觉得有利可图,欣然同意。只有齐国,继续奉行孤立主义,不参与其他国家的争斗。此时齐国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建设,不事外争,国力已经恢复到了齐闵王鼎盛时期的水平。对于重新强大起来的邻居齐国,赵国一直很不放心。由于齐国与秦国处于中原的东西两端,中原国家最怕的就是齐、秦联合,东西夹攻,使中原国家首尾不能相顾。在几百年的争霸史中,中原国家在与秦国斗法的取胜关键,往往取决于齐国对秦国的态度。如果齐国与秦国联合,中原国家就必须得东西两线作战,攻秦很难成功。如果齐国与秦国交恶,中原国家就不仅免去了后顾之忧,还有了一个坚强的后盾,攻秦往往会收到利益。齐国的不肯参与攻秦,对秦国很有利,赵国对此非常不满。由于齐国的实力已经很强了,赵国认为齐国参与国际斗争是迟早的事,始终对齐国很戒备。这次齐国的不参与合纵攻秦,使得赵国总感觉背后不塌实,不得不留重兵监视齐国,以防被齐国从背后攻击。
赵悼襄王四年(公元前241年),庞煖率领赵、魏、韩、燕、楚五国联军大举进攻秦国,连续击败秦军,进展十分顺利,一直越过黄河打到了秦国的蕞(今陕西临潼东北),距离没有城墙防御工事的秦都咸阳不足百里,引起了秦国的极大不安。
庞煖的这次合纵攻秦本来可以取得非常巨大的成功,攻占秦国都城咸阳,沉重打击秦国,成就赵国独霸天下的局面,改变当时整个国际形势。但是由于内外两方面的原因,这次合纵运动功亏一篑。这是战国时期最后一次合纵运动,是关东六国最后一次攻入秦国境内。

秦相吕不韦派人用重金说动了在齐国主持大事的齐相后胜。此时齐国的君王后已经去世,齐王建重用后胜为相。君王后死前特意嘱咐齐王建不要参与国际纷争,要趁别国乱战之机大力发展增强齐国的实力。后胜在收取了秦国使者的重礼后,说服了对自己言听计从的齐王建,便开始准备出兵以应秦国。
这个时候,联军距离咸阳近在咫尺,似乎胜利就在眼前,合纵国内部关于领导权的争斗也越来越激烈,楚国与赵国发生都要明确自己纵长的身份,以图在已经取得的利益上多分一块。春申君还占领了楚国从来没有染指过的,本来属于赵国的河东的寿陵,引起了赵国的强烈不满。
率领楚军的春申君与率领赵军的庞煖互不相让,武装冲突随时可能爆发。赵悼襄王对养精蓄锐几十年的齐国突然要出兵援秦十分不安,对五国还没有取得胜利就要兵戎相见感到十分厌烦,便让庞煖回师备齐。庞煖愤然离去,韩、魏、燕三国也心灰意懒。

庞煖率领赵军离开后,秦军大举反攻,猛击楚军,春申君大败,轰轰烈烈的最后一次合纵运动就这样失败了。春申君败归后,遭到楚考烈王的严厉批评。

赵军回师后,与齐军在边境发生战斗,夺取了齐国的饶安(今河北盐山西南)。
赵悼襄王六年(公元前239年),秦王政的弟弟长安君成蟜(成蟜即盛桥)率领秦军进攻赵国的上党地区,被李牧击败。成蟜对国内日益复杂激烈的政治斗争十分不满,在屯留向李牧投降,赵国把饶(今河北饶阳东北)封给了成蟜。秦王弟成蟜的叛变比当年秦军统帅郑安平的投降赵国性质更为严重,是对秦国国际声誉的一次重大打击。跟随秦王弟成蟜的军吏按照秦法全部被处死,他们的家人被放逐到临洮。
成蟜屯留叛变后,秦派将军壁继续攻击上党,与李牧对垒,结果被赵军打死,屯留、蒲鷎两支秦军叛秦,将秦将军壁戮尸,向李牧投降。

赵悼襄王对李牧在上党地区对秦国的两次重大胜利给予了表彰,而秦国对李牧却十分痛恨。
赵国声势大振,魏国把与邯郸临近的重镇邺交给了赵国。
赵悼襄王九年(公元前236年),秦王政再次成功说动燕国攻赵,燕、赵战争又起。赵王派庞煖攻燕,秦王政以救燕为名,派兵攻赵,秦国与燕国再次对赵国形成了两面夹攻的形势。

庞煖攻取了燕国的狸(今河北任丘东北)和阳城(今河北保定西南)。在庞煖攻燕的过程中,秦军兵分两路攻击赵国。一路由桓齮、杨端和攻击赵国的河间地区,一路由王翦攻击赵国的上党。

王翦攻取了上党的阏与、轑阳(今山西左权),掌握了通过太行山进攻赵都邯郸的一个重要孔道,对邯郸的威胁很大,李牧率领赵军在上党地区全力与王翦搏杀。

王翦在西部吸引了赵军主力后,桓齮、杨端和趁机夺取了赵国东部河间地区的六座城池。等庞煖从燕国回师,与桓齮、杨端和寻战时,桓齮、杨端和军急速南下,夺取了赵国的邺和安阳,控制了邯郸外围的漳水流域。秦军占领了河间地区、漳水流域和太行孔道於与后,就对赵都邯郸形成了三面围攻之势。

这一年,悼襄王赵偃在忧虑中去世了,缺乏严酷斗争经验的幽缪王赵迁即位。
赵幽缪王二年(公元前234年),秦王政派将军桓齮进攻邯郸外围的军事据点平阳(今河北磁县东南)。赵国权臣郭开推荐的将军扈辄引大军来救,被桓齮大败,扈辄阵亡,赵军被斩首十万。次年,桓齮攻下了平阳和武城(今磁县西南)。
桓齮是秦王政亲自提拔的秦军高级将领,凭借这一系列的战功,桓齮已经成为了秦军胜利的象征。

由于通过太行山逼近邯郸的孔道已被秦军打通,上党作为邯郸屏障的作用就失去了。于是,李牧率领赵国的边防军退保邯郸。

赵幽缪王三年(公元前233年),声威如日中天的秦国将军桓齮出井陉,进攻赵国的赤丽、宜安(今河北石家庄东南),意欲深入赵国腹地,从邯郸防守空虚的背后直捣邯郸,一举灭亡赵国。

李牧决心与桓齮进行一场战略决战,改变赵国目前极为不利的被动局面。

李牧率领赵国的边防军在宜安、肥下(今河北晋州西)两次重创秦军。秦军几乎全军覆没,桓齮逃到燕国(桓齮逃到燕国,后被燕太子丹收留。桓齮入燕后,名字转音为樊於期,就是后来著名的荆轲刺秦王故事中的献头将军)。李牧趁胜,收复了大片赵国失地,赵国人心大振。李牧凭此大功,被封为武安君(战国时期有三位非常著名的武安君,苏秦、白起和李牧)。

次年,秦王政为雪兵败之耻,大举兴兵攻赵,一军至邺,一军至太原,进攻赵国的番吾(今河北灵寿西南)。李牧率军与秦军展开殊死搏斗,大破两支秦军,秦王政被迫停止了对赵国的军事进攻。

尽管李牧不断地在与秦军的作战中取得胜利,但却独木难支,在秦军的轮番进攻、几路分击的情况下,李牧无法分身,赵国的国土不断被秦军蚕食,河东之地尽失。匈奴头曼单于趁赵国无力北顾,开始侵入赵国的河套地区。
赵国的存在与否完全取决于李牧对秦军的军事胜利还能持续多久,李牧成为赵国军民最值得期待的国家英雄。对国家寸功未立、在民众中威信很低的赵迁对此十分嫉妒。李牧长期专阃一方军事,在几十年严酷的战争环境中养成了当机立断、独断专行的办事习惯。尽管赵迁缺乏政治、军事经验,但他却不愿放弃政治和军事的最高领导权。而李牧对赵迁不懂军事又要瞎指挥的作风非常不屑一顾,将赵迁架空,实际上剥夺了应为军政首脑的国王赵迁的军事指挥权。为了有效地配合赵军的作战,李牧还对赵国的经济和行政方面的工作做了调整,引起了权臣郭开的不满。但是,由于李牧在赵国军民中的威望极高,又肩负国家存亡的大任,赵国的军政部门都很乐于为李牧所调遣,这使得赵迁和他的重要助手郭开十分恼火。
这个时候,在国际上发生了一件大事,秦国把韩国灭亡了。秦国灭亡韩国后,就把矛头指向了秦国统一战争中最强劲的对手赵国。
赵幽缪王五年(公元前231年),赵国代地发生强烈地震,地缝宽达六十米,台屋墙垣多半毁坏。赵幽缪王六年(公元前230年),赵国发生了十分严重的大旱灾。

赵幽缪王七年(公元前229年),秦国趁赵国连遭天灾,大举攻赵。秦将王翦率领上地兵出井陉南下,杨端和率河内兵渡过漳水,羌廆率领河间兵,从南、北、东三个方向会战邯郸。

李牧与司马尚率军顽强抵抗,挫败了秦军的多次猛攻,还打死了秦军名将杨端和。秦王政知道李牧极难战胜,便派间谍重金贿赂郭开,离间赵迁,制造李牧拥兵自重意欲造反的谣言。本来就对李牧既不满又不放心的赵迁在听了李牧要造反的谣言后,十分害怕,立即下令李牧交出兵权,由自己信任的赵葱和颜聚替代李牧。李牧很清楚赵葱和颜聚的无能,同时对赵迁的决定十分气愤,拒不交出兵权。赵迁见李牧公然抗拒王命,更加恐惧,派人暗中捕杀了李牧,司马尚也被免掉了军职。

秦王政听说李牧被杀,十分高兴。李牧死后不到三个月,王翦、羌廆就大破赵军,打死了赵葱,俘虏了赵迁和颜聚,曾经极为强盛、称霸草原和中原的赵国灭亡了。

战国后期,同根同种同姓氏的秦、赵两国争霸战是国际竞争的主旋律,秦、赵斗争也是战国时期最残酷也是最精彩的国家竞争。秦赵两国都是盛产优秀军人、优秀将领的国家,两国的军事实力十分接近,难分胜负。但是秦国的军事后勤经济和战争恢复能力却比赵国要强很多。而且,秦国在新土地上实行的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政策能够得到被占领地的百姓的拥护,秦军所过之处首先要做的就是宣传秦国的土地政策,争取民众的支持。秦国自耕农性质的土地政策极大的调动了被占领地居民为秦国服务的积极性,乐于承担秦国的军事义务。实际上,真正的秦人在战争中消耗极大,已难于满足秦国连年巨战的人员需要了,在秦军中至少有半数以上的士兵来自于秦国后占领的地区。而赵国本身恢复战争的能力就比秦国差,再加上农业经济基础薄弱,在战国后期越来越频繁的秦、赵大战中就处于下风了。
由于秦、赵两国的将领都很优秀,秦、赵战争的实质就是消耗战,很少出现靠战术以少胜多的情况。赵国虽然在军事上不处于下风,甚至重大胜利比秦国还要多一些,但由于补充不足,赵国的家底越磨越薄。
另外,秦国的国家领导层整体上趋于稳定,尽管其间也会出现一些小的政权波动。秦国连续八代秦君都十分优秀,这就使得秦国在国际竞争中能够坚持长期稳定的国策,宽松良好的客卿政策又能吸引大量的国外人才,改善了秦国出良将不出贤臣的状况。而赵国的王位之争向来很严重,军政要员几乎全是本国人,在政权稳定和君臣结构上也不如秦国。
人文和国家性格都极为相似的赵国和秦国是最具有宁死不屈精神的两个国家,是战国时期最有名的两个硬骨头,而这也正是为什么秦国很难击败赵国的原因。在国际竞争中的狡诈和无限制斗争方面,秦国和赵国不相上下,赵国只是在虚弱的时候被秦国暗算了一下,而此前,赵国也没少暗算秦国。赵国灭亡的根本原因是国家的经济底盘不稳和领导层方面的问题,错杀李牧只是加快了赵国灭亡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