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舞剑器动四方


blueski推荐 [2009-8-6]
出处:碎石轩
作者:碎石轩主人
 

    今之江浙,正是春秋战国时的吴越之地。
    江南水乡,多吴侬软语。然而,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越人却是野蛮勇武的部族,“文身断发,被草莱而居”。

    远古时期,越人本是蚩尤部族的一支。蚩尤部族极善铸造剑器。当中原各部族还是蛮荒石兵的时候,蚩尤部族所铸造的铜剑就已无敌于天下了。是故,蚩尤部族才有资本仗兵北上,与黄帝部族展开了一场浴血大战。可惜的是,不知何故,蚩尤铜兵反而战败,为黄帝诛杀。
    兵败瓦解后,蚩尤部族的其中一支归入夏王少康,奉夏王少康为始祖。夏王少康将越地封给了这个部族,自此世上始有越人。
    因此,越人的血管中,始终流淌着祖先蚩尤部族强悍好战、酷好铸兵的血液。春秋战国的名剑,十有八九,都出自越人之手。

    春秋时代,吴国曾大败越国,将越国的铸剑师掳掠到姑苏城,令越国铸剑师为吴国打造天下独一无二的兵器。越国铸剑师竟不觉为难,打造出了形似弯月的剑器,形制锋锐,均是天下无双。吴王夫差大喜,命名为“吴钩”。

    此后百余年,吴钩便成为楚、吴、越三国的主战兵器,威力毫不逊色于中原直剑。直到唐代,还有李贺诗云——“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越人国风如此,更遑论君主。历代越王,都是藏剑名家。越王勾践之父允常,便藏有数十口天下名剑,并请来著名的相剑大师薛烛,从中相出了十大名剑。

    相传十大名剑,一曰干将,二曰莫邪,三曰龙渊,四曰太阿,五曰工布,六曰湛卢,七曰纯钧,八曰胜邪,九曰鱼肠,十曰巨阙。其中后五剑分为大三、小二,称大刑三、小刑二。即湛卢、纯钧、胜邪,均为长剑。鱼肠、巨阙,则为短剑。前五剑为雌雄、三名神剑。干将、莫邪为雌雄剑。泰阿、龙渊、工布为三名剑。十大名剑除干将莫邪有血泪斑外,其余八剑均有不同纹络,且皆在剑身。龙渊纹络如高山临渊,泰阿纹络如流水微澜,工布纹络则如大河巨浪。

    越人铸剑藏剑相剑之风极盛,可谓人人爱剑,人人练剑。纵是山乡女子,也常有剑道高手。“越女善剑”,便成为流行天下的美谈。金庸先生的《越女剑》中的阿青,便是如此。这个生于山野、不通世务的放羊女,剑术却是幻妙如神——“八十名越国剑士没学到阿青的一招剑法,但他们已亲眼见到了神剑的影子。每个人都知道了,世间确有这样神奇的剑法。八十个人将一丝一忽勉强捉摸到的剑法影子传授给了旁人,单是这一丝一忽的神剑影子,越国吴士的剑法便已无敌于天下。”(引自金庸先生《越女剑》)

    古代工匠铸造神兵利器,无不需要活人祭炉。按照现在的说法,一方面固然是由于迷信,另一方面也因为人体中含有的元素,可以使炉温升高,铁汁大出。

    相信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当属干将莫邪这一对夫妇合炼的雌雄双剑。妻子莫邪投身殉炉,而使铁汁大出。传说剑成后,雄剑剑锋有纹络斑痕,乃雌剑血泪洒于雄剑所致。
    以身投炉,以血为祭,成就神兵,为这宝剑的铸造,平添了多少悲壮!

    或许,正因为剑刃上附着了工匠的血泪与精魂,所以举凡名剑,皆有灵性神韵,遇大奸大恶,则鸣于鞘中;剑鸣通于琴鸣,一旦出鞘,则先声夺人。

    虽然如此,但是由于古时工艺水平所限,铸剑的难度要远远大于铸造其他兵器,特别是铸造需经特殊工艺的宝剑,极为耗费时力,因此平民是没有佩剑资格的。佩剑者,纵不是帝王君主,至少也应该是“士”——就是没有封地的贵族。

    尽管剑在近身搏击之中,实战价值远远不如后世出现的刀。可是,与出身市井平民的刀相比,剑,既有朝堂之尊贵权威,亦有名士之高洁优雅,因而被尊为百刃之君、百兵之神。
    因此,自古士族文人都爱佩剑,不仅佩戴操练,更在于抒怀作诗,咏叹明志。

    唐代大诗人李白终生以剑匣相伴,十五岁在峨嵋学剑,自称“我家青干剑,操割有余闻”,“剑非万人敌,文窃四海声”。杜甫也从二十岁开始挟剑浪迹天涯,一抒自己“拔剑欲与龙虎斗”的情怀。

    经历了文人墨客的写意化,以及被后来逐渐发展兴盛的道教神化,剑,已不再是一种单纯的兵器了,还成为了设坛布法、斩妖除魔的法器,从而更多了几分正义、正气和神秘。

    唐代剑器更为普及,可谓人人佩剑、家家悬剑。还从注重实战的剑术中逐渐发展出了剑器舞。杜甫的《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就曾经描写剑器舞的盛况:“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也因此故,唐传奇对奇侠异士的剑术描写,真可谓神乎奇技。例如《聂隐娘》中三位剑侠斗剑,竟能飘于空中、钻入活人腹中相斗,甚至瞬间御剑飞行。

    不知道这是不是剑侠玄幻小说之滥觞,至少后世的侠客作品,譬如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甚至著名的武侠RPG《仙剑奇侠传》莫不脱胎于此,里面的侠客们无不有御剑飞行、日行千里之能。
  
    提及侠客,不能不提的有趣现象就是,在大多数武侠小说中,名门正派的大侠,总是使用宝剑,以此区别于使用暗器毒药、奇门兵刃的旁门左道。

    游侠江湖,行侠仗义,锄恶扶善,快意恩仇,大概是埋藏在许许多多中国人最深沉记忆里的梦吧。也许,也只有剑的风雅气度和舞剑的表演性,最能给武侠小说家们提供天马行空的想象空间去营造他们的诗意江湖了。

    只不过,究竟又有谁能够说得清,江湖是什么,江湖在何处,江湖有多大呢?




(芙蓉双剑:已卯年正月作)

说明:
本文有关越人文字,部分参考于孙皓晖所著《大秦帝国》;
此外,所引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

全诗如下——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爧如羿射九日落,娇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
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与余问答既有以,感时抚事增惋伤。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
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澒洞昏王室。
梨国子弟散如烟,女乐馀姿映寒日。
金粟堆南木已拱,瞿塘石城草萧瑟。
玳弦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