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牛阵:二千年前的超级农用坦克


blueski推荐 [2009-11-23]
出处:明宗网
作者:洪水猛兽
 

一.

在前苏联解体后,庞大的苏军也只得遣散。大量苏制坦克被解除武装后,廉价卖给农民当拖拉机,性能还真不错。

然而就在两千多年前,却还有人把“拖拉机”当“坦克”用。

那是在中国的战国时代。诸侯国大动干戈,战火在中国大地上蔓延,烧掉了和平,也烧毁了富足和安宁。

公元前279年,战争在燕、齐间展开。由名将乐毅统率的燕军,排山倒海般进军。短短半年时间,摧枯拉朽般攻克了齐国72座城池。曾经富强而不可一世的东方大国齐国,只剩下莒城和即墨两个大城还在负隅顽抗,如同滔天海浪下的两只小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此时,没有人相信齐国能够翻盘:力量实在过于悬殊了。即使头被驴踢过的赌徒,也不敢看好齐国吧。

 

上图为王羲之的小楷《乐毅论》,名将乐毅为燕国创下丰功伟绩,引得后人不断评说和赞美。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即墨城中的首领在守城时候作战受伤,不治身死。即墨人都快绝望了:莫非老天真要亡掉齐国吗?城中的一些老者,老泪纵横,举着拐杖哀叹着无奈的命运。

这时候,一位壮士挺身而出,愿意率领大家守护城池,击败敌军。有人知道他叫田单,是齐国王室的贵族。田单在过去曾经有一些机智和远见的事迹。他还有着坚定的眼神和伟岸的身躯。

即墨的人们,当然别无选择。

 

田单,齐国临淄人。据说,在燕军进攻齐国引发的难民潮中,他颇有远见地吩咐大家把车轴截短,包上金属,由此防止了逃难中车辆彼此碰撞倾覆的厄运。

 

二.

这位田单还真是不简单。精通兵法的他,把即墨的防御布置得固若金汤。他的统率,让城中万众一心。这样,名将乐毅的大军,竟然接连数月也无法取下即墨城。深知兵法中“攻城为下”的乐毅,决定暂缓强攻,而用围困与攻心之术来攻取齐国最后的堡垒。

天平渐渐开始向着齐国倾斜。

面对着声威赫赫的对手乐毅,田单开始反击了。

他深知,要在战场击败乐毅基本是不可能的。于是他决定动用战场之外的力量。

恰好这时,信任乐毅的燕昭王去世,由血气方刚的燕惠王继位。

天助我也!

田单用反间计,让心生猜忌的燕王召回乐毅,换上平庸无能的骑劫为主帅。

 

中国的战争指挥艺术很先进,2000多年前的《孙子兵法》至今还被世界各国商界奉为至宝。

骑劫自以为比乐毅强,于是率领大军,重新杀到即墨城下,发动强攻。

看着城外张牙舞爪的敌军,团团簇拥着战车上骄傲狂妄的骑劫,田单却露出轻松的笑容。和乐毅的对抗实在是太艰难了,终于迎来一个只会蛮力硬拚的草包将军,怎能不开心呢。

一个全新的作战计划,在田单的头脑里渐渐成形了。

田单最擅长心理战术,误导和麻痹敌军是他擅长的战术。他派人到对方的阵营中散播流言,说城中的齐国百姓,最惧怕被挖郊外的祖坟;齐国的俘虏,最惧怕割掉鼻子的羞辱。有人还将信将疑呢,浅薄的骑劫就已经信以为真。他“听话的很”,一一照单实施:挖齐国人的祖坟、割齐国俘虏的鼻子。这一次激怒了城内的齐国民众,人们流着泪哀悼祖先的亡灵。悲痛与绝望的感情凝聚成可怕的力量,他们要誓死与敌人血战,保全国家的尊严。

 

心理战术已经不只在战争中发挥作用,而是应用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接着田单一方面派人出城联系骑劫,说要投降;又安排几位富商偷偷溜到敌营,把大笔的财宝献给骑劫,以求保全家人。骑劫紧盯着这一堆珠宝,深信即将大功告成,喜悦爬上眉梢。猛冲猛打,劳累了这么久,今儿可得歇歇了。他传下命令:将士们,明天就要分战利品了,今天各营收拾酒肉,不醉不休。

 

三.

燕军酩酊大醉,全无防备之际,田单的准备工作也已经完毕,一场决定性的战斗号角即将吹响。

他拿出了自己的秘密武器——牛。这一次,他要把这种最憨厚、平和的家畜,这种封建时代的“拖拉机”送上战场,并且让牛们担任主角,塑造这一战最绚丽的风情。

原来,田单在城内的民众家里,搜集了一千多头健壮的牛。在每头牛的两角上,牢牢绑上锋利的尖刀;又在牛身上披上五彩的衣服,在牛尾上拴上浸满油脂的芦苇草绳。之后再精选出五千精壮的士兵,给他们脸上抹得花花绿绿,身穿五彩怪异的衣装,模样怪异可怖。

 

田单指挥的火牛阵,在中国战役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夜晚时分,城外的骑劫和部下狂欢过后,都醉得东倒西歪、呼呼大睡。此刻,田单下令将城墙凿开了几十个门洞,将一千多头牛一起轰了出来,点燃它们尾巴上的草绳芦苇。

因为屁股上剧烈的灼痛,平素温顺的牛都发了狂。千余头牛红着眼睛,撒开四蹄,就如同一千辆轻型坦克。五千齐军跟在后面,一起向着燕军营寨猛冲过去。

骑劫在梦中还到即墨城中的街道上耀武扬威,骑着高头大马,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跪拜的田单。突然间,一声惊雷把他震醒,糊糊涂涂间听到营帐外像是炸了锅,哭声、喊声混杂在一起。等他冲出营帐,只见自家的营寨已经乱成一团。火光熊熊中,无数五彩斑斓的怪兽,势不可挡地冲进来,连撞带踩,一片一片地留下燕军的尸骨。后面还跟着不知多少面目恐怖的“神怪”,舞刀弄枪,见人就杀。燕兵哪里还敢抵挡,都纷纷抱头鼠窜。大将军骑劫也拿不出威风,只好混着逃走。

《火牛阵》在民间流传很广,至今被人们口口相传。

本来,千余头牛加上五千人马,杀伤力倒也不大。只因为在漆黑的夜间,燕国将士在梦中被惊醒。那时候的人迷信鬼神,怪兽和天兵,一时间吓破了胆子,自己慌乱起来,互相践踏,真是伤亡无数。到天亮时,燕国的人马早已溃退数十里之外,溃不成军。连大将军骑劫,也死在了乱军之中。

田单凭借“火牛阵”,不但解了即墨之围,也击溃了燕军主力。接下来,他趁热打铁,全线反攻,很快又收复被燕国夺取的72座城池。

这些用于战争的牛,可以说是齐国扭转战机的一批功臣,足以获得一等功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