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和子鲁的故事


blueski推荐 [2009-7-30]
出处:来自网上
作者:不详
 

春秋时期,在五凤山南麓有一座桥,桥南是鲁国地段,桥北是齐国边界,故人们叫它"接境桥"。桥南的子鲁与桥北的齐姜,从小相爱,两家的老人为他们定了婚约。谁知正当两家准备办喜事的时候,齐鲁两国在边界上发生了战争,子鲁的父亲被齐兵杀死,齐姜的母亲死于鲁国兵乱之手。结果喜事没办成,丧事却临门。子鲁对齐姜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一定助鲁伐齐,让先人瞑目九泉!"齐姜却反对说:"目前楚国正虎视眈眈,伺机吞并齐鲁。如果两国互相残杀,强楚乘机侵犯,齐、鲁就危险了。父母之邦不保,你我又有何面目见先人于地下?“这话子鲁哪能听的进去?一跺脚说:"我誓要灭齐!"齐姜也一抛衣袖说"我定要保齐!"两人针尖对麦芒,各不相让。最后,他们便只好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了。

  几年后,子鲁成了鲁国的将军。他向鲁侯献《伐齐十策》,其中《易地利》篇的大意是:齐国南部东有掩中,马陉为咽喉要塞,西有西长峪道,徐关处其要冲。东西两道易守难攻,鲁国若夺取马陉、徐关,则占有地利,灭齐指日可待。鲁侯看后很高兴,但却又担心自己兵力不足,怕吃败仗,正在犹豫,有人献计求楚国出兵援助。子鲁没有忘记齐姜的话,便坚决反对说:"楚将反复无常。齐败则渔其利,齐胜则倒戈犯鲁,此仍引狼入室之策,明公断不可为”。亲楚的一些大夫却说:"齐地离鲁国近,离楚国远灭齐后利鲁百不利楚。况且我以仁义待楚,楚国哪有倒戈犯鲁的道理。"鲁侯是个没有主心骨的人,便决定向楚国求援。楚王让司马子期进兵穆陵,以奔取弓中马陉邑等城。鲁侯命子鲁为奖,公输子为副将,进兵西长峪道,以奔取徐关。

  齐侯听到这消息后,十分惊慌。便立即派人去请隐居深山的孙武子,研究对策。结果,孙武因年迈体弱,没有来,却打发他的孙儿子齐连夜奔赴临淄城。齐侯见子齐才二十多岁,是个文弱书生,想试探一下他的才干,便问这问那。谁知子齐学识渊博,对答如流,齐侯非常敬佩。最后谈到退兵之计时,子齐说:"楚国司马子期,性虽贪而多疑,去虽壮而多变,明公只要在合中广设疑兵,量子期不敢孤军深入险地。鲁将子鲁,虽智勇双全,但内刚外柔,需用缓兵之计,以挫其志。为防万一,明公一面派舌辩之士,游说吴国,出兵伐楚;一面遣精锐兵将,驻军防门,随时进兵鲁国都城。这两计如能实现,楚、鲁两国兵马,便不打自退了。"齐侯大喜,如计而行并拜子齐为司马,驻守徐关。

  子鲁带领兵马来到五凤山后,一直没查访到齐姜的下落。正要进兵时,却接到齐国徐关守将子齐的书信。信的大意是!楚兵屯扎穆陵,之所以迟迟不进军 中,是因为正在窥察齐,鲁交战的结果;齐败则攻齐,鲁败则攻鲁;齐鲁均败大伤元气,则两败并取之。此情为将者不可不察。为减少两国伤亡,齐国在黑山筑一石城,鲁国在十天内攻占此城,齐则割让徐关。不然鲁则退兵。信的最后说:"齐鲁的兄弟之帮,两国息兵和好,是万民之福,切不可以家仇而误国事,请将军详察",云云。这封信正刺中子鲁的心病,他与公输子一商量,认为十天之内攻占这座小小的石城,是易如反掌的事,便满口答应了这一约定。

  谁知,攻城的第一天,鲁军便大伤了士气。原来守卫石城的人都没有一兵一卒,全是齐、鲁边界的老百姓,又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子、老奶奶和抱着孩子的妇女。鲁国的兵将有很大一部分是这一带的人,见到城头上的人都是自己的父老乡亲,哪还有心攻打,却互相问寒问暖起来。就连子鲁将军,也瞪圆两只大眼,看城上有没有齐姜。公输子见这情景,十分脑火,便命兵将弯弓射箭。只听嗖嗖、乓乓一阵响,连一只箭也没射到城头。全落在城下的石头上.当子鲁从惊呆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气得怒目圆睁,咬牙切齿地说:"子齐呀子齐,我误中了你的奸计。有朝一日你若落入我手,非抽你筋,扒你皮,方解心头之恨!"说罢,便下令暂停攻城。

  第二天,公输子准备用云梯攻城。子鲁下令说:“只准攻占石城,不准伤害老百姓。违命者斩!"谁知云梯刚靠近城墙,城头上的人便又浇油,又投放火把,只一会功夫,就把云梯烧塌了架,急得个公输子团团转。

  第三天,子鲁集中兵力,抢占了石城周围的险要地势,将石城围得水泄不通。他想把城上的老百姓饿得无力反抗时,再用云梯攻占城头。谁知这一着又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一连五天过去了,城上的人不但吃得饱,喝得足,还一个劲地给围城的士兵投送鸡鸭鱼肉呢?城上城下的人,说说笑笑,比一家人还红火,哪里还有半点打仗的味道。

  十天的期限还有三天,子鲁、公输子研究后决定,让士兵连夜挖掘通往城头的道路。攻城的第十天地道挖通了,士兵们才钻入地道不久,只见洞口浓烟滚滚,已钻入地道的士兵连滚带爬地出来,个个被熏得全身乌黑,眼泪、鼻涕一把把地往外流,只呛得上气不接下气,打起喷嚏来没个完。

  正在这时,探马飞报:楚国司马子期,因听说孙武子派将守齐,便吓得惊魂丧胆,立即回兵,进剿鲁国都城。子鲁这一惊非同小可,捶胸痛哭道:"鲁国危矣!"正要火速退兵,以解国都之危,徐关却来了书信。写道:齐国司马拜上鲁国大将军麾下:鲁国都城之危,吾自有计可解,楚兵指日可破。前约十日之限,只余半日,请将军善自为之……这时又有探马来报:齐国驻守防门精兵,奉齐国司马子齐将令,已进兵楚营,解鲁国都城之危。几天后又传来消息:吴王听齐国派去的人游说后,进兵伐楚。楚司马子期闻讯大惊,便带领残兵败将狼狈反回楚国。这时的子鲁,对子齐既敬佩,又感激。

  齐侯车骑闯入徐关,怒责子齐道:"鲁国勾结楚国犯齐,祸由自取。齐国不乘机侵犯鲁国,已经是够宽仁的了,子齐又为何破楚救鲁?!"子齐说:"鲁弱齐强,故对齐国威胁最大的,不是鲁国,而是楚国。楚不敢犯齐原因之一,就是在地理上鲁为齐之屏障。鲁若之,齐将孤身受敌,’唇寒齿亡’就是这个道理。我发兵救鲁,实为救我们自己的国家”。齐侯听后,转怒为喜。子齐又献策说:"当今实局,瞬息万变。从长远计,明公何不西起防门,东至琅琊台,沿山麓筑一长城,以固国防,此乃保国之百年大计。"齐侯大惊为喜,双手抓住子齐的胳膊说:"天赐子齐与寡人,乃齐国之大富!"谁知这时子齐却面红耳赤,急忙摆脱开齐侯的双手,退出帅堂……

  不久,齐、鲁两国君臣会盟于石城。鲁侯、子鲁要拜会齐国司马子齐将军,齐侯大笑说:"他怕子鲁将军抽筋扒皮,吓得藏起来了,哪还敢出头露面呢!"说得子鲁羞愧难当,深深低下了头。齐侯见他那个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便面向女乐队喊道:"子齐快来拜见鲁国君臣。"这时,有一个青年女子,从人群中翩翩走来。子鲁抬头一看,她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日夜思念着的齐姜!原来,齐姜是孙武子的孙女,奉祖父之命,女扮男装,化名子齐,来救护齐国的。

  齐、鲁两国君臣,在石城为子鲁、齐姜举办了隆重的婚礼,两国并在这里进行了亮兵仪式,以示和好。从此,人们便把这座后来联结齐长城的石城,命名为"齐长城亮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