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的时代精神


Blueski推荐 [2009-5-28]
出处:人文自然网
作者:吕罗拔
 

 本人来自吉隆坡,是马来西亚孙子兵法学会的会长。本人也是一名商人,是新加坡商联总会的名誉会长。接下来是从这两个角度来看问题。

    10年前,有句流行话,大意是说人类的思想已面临无所适从的境况(也许是指宗教信仰的成分居多)。这引起一些人惶惶不可终日。为此,我成立了“马来西亚孙子研究学会”。希望藉此,为人类思想,找到一些新答案。

    往后的思想必须涵盖现世及具有未来意义,假如孙子兵法没有这两个方面的丰富内涵,缺少这哲理性的人文意识。那就只好当作文学欣赏了。

    贝聿铭被称为“现世主义的泰斗”,他于1916年在苏州出生,是当代无与伦比的建筑绘测师。他创绘的地标一个又一个屹立在世界各大城市,出类拔萃,惟我独尊地傲视四方。此是偶然,还是必然的呢?可以肯定是“知彼”与“为胜不复”的高度运用。偶然是时代有这样的要求,必然是有历史的条件。但更重要的是能“践墨随敌”和“併敌一向”。先有了“王霸之兵”的条件,所以能成为一代建筑艺术大师。

    假如现在您把一项最佳个人成就奖的冠冕交给我,我将毫不犹豫地将它戴在这位苏州人的头上。因为,他有创新性。您看,他在地球上的数十个作品,都各有个性,都足以引以为荣。

    孙子当年从山东走到江苏,当代贝聿铭从苏州跑向世界,他们之所以都能成功,那是因应及创造所使然,这是孙子的重要精神。

    不久前,我们在苏州参观了“闾门”也称“破楚门”。据说,当年孙武便是领了三万精兵由此门出发。千里远征打垮了二十万大军的楚国之后,又回到了这个地点。这意义是说,孙子以六年的时间创造攻楚的条件,又以史无前例的战略凯旋而归,打出了灵活又因应的转化战。这一典故的意义很重大。由此我们可以说,研究孙子的人不能不到苏州来。当你看到教战场及想到斩二姬的时候,你自然会想到“为势”的力量有多大呀。

    苏州以园林闻名,做大事如果由此出发,便能使人“静以幽”。要实现崇高理想要从孙子出发,因为它要您在“变化中取胜”,并着眼未来。

    孙子兵法就像下着象棋一样,每走一步都是为了未来,同时能将计就计,“不失敌之败”。自古以来,没有一场战争会相同,孙子的战争智慧,它的思维方法所以永恒,是因为它有永远的普遍性。

    1969年当新加坡总理上任时,他曾说,“当我睡不着的时候,我便马上起来看《君王论》。”与人竞争当然要谈到马基亚维里,善用《君王论》可以造福一个国家或破除困境。但新加坡向来还是以因应(ADPETED)为旗帜,所以能成为立国典范,举世嘉许。

    据说,孙子兵法曾是拿破仑的“秘密武器”,他当年之所以能纵横欧洲所向披靡,是因为他无论到哪里都随身带着《孙子兵法》。可是,当他在滑铁卢战败时,在他的座车上只找到《君王论》。正是,成也《孙子》,败也《君王》。

    当今的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医生于17年前上台时曾说,《孙子兵法》对我很有影响。马哈迪医生当年在新加坡大学念书。25年后,我在新大图书馆借了一本英文版的《孙子》时,它已经破破烂烂的,边傍的许多涂鸦和笔记都已模糊不清,相信那便是马哈迪医生看的那本。只可惜,后来再没有听他提及《孙子》。否则,他对我们研究孙子会有更大的鼓励。

    十几年前,据报道,日本的首相中曾根每到一处总是拿着一本书,书皮前后是包着的,因此无人晓得那是什么书。结果一天,有位记者有机会翻开那本书,“哦,原来是《孙子兵法》。”中曾根在位的时期,以及受其影响所及的时代,是日本很繁荣昌盛的时期。

    孙子兵法是世界人民的精神财富,是求生求存,革新图强的宝鑑。蒙哥马利元帅建议,把孙子兵法作为各国军事学院的必修科,这就足以说明它富有世界意义。

    为此,本人于1991年10月在吉隆坡成立“大马孙子兵法学会”后,也印了4000册红色小小本的孙子兵法原文,以便携带,随时翻阅。在书页上我说,“读孙子要读原文,要边读边用,偶而拿出来朗读几句。其效果更为理想。”

    有一天,在400人的学习班上,有位女士问我,“带着《孙子兵法》真的不怕鬼吗?”我答说,“当然不怕啰,孙子连打仗都不怕,哪还怕鬼呢?”她说:“对,对。”这也是为势的一种吧。

    10年来,我们孙子兵法学会举办了450多场的公开讲座会。我们除了周而复始的讲解原文之外,也以很多的时间评述时事与分析股市,以收边学边用之效。孙子兵法的抽象说理的原文非常不易了解,但在老老实实讲了数百回后,现在对每一字每一句的内涵都已清清楚楚,讲来已驾轻就熟,不再花时间作考证工作,于是更可以和现实生活与时事接轨,更能顾及现世因应和未来意义的阐说。

    有王霸学识的人,未必有霸王之心。本人从事经商事业25年来不勇猛地向上在转化,这是孙子兵法学者的特征吧。此点,请不要以我作榜样。

    不过,讲股市是非常危险的,只要讲错一次,讲座便要结束营业,从此再无颜举办下去,以后举办也无人问津。何况“股市是没有专家的”,因此我本人在此方面也就格外小心,分外认真,以求不出半点差错。打仗本来就这样,一次也不能失手,每一次都要拿出新东西来,每一次对未来的发展都要胸有成竹,都能准确地“相敌”。

    公开讲座会的聆听者是现实的。讲得要比他们期望得还要多,讲股市犯错了便可能受法律制裁,往往赔上全部财产还要负债。这比战场还要严峻。现实的世界如此,未来的社会也如此,这应该是孙子所说的要“以患为利”,所以孙子这一套思想是具有永恒意义的。

    注:此文是作者2000年10月在苏州举行的第五届孙子兵法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吕罗拔先生祖籍中国山东,是海外著名的兵法学家,新加坡、马来西亚知名商家。他和他的孙子兵法学会会员们灵活运用孙子兵法,成功的渡过了东南亚金融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