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的七大智慧 


天鹅卵石 摘录 [2017-10-2]
出处:未详
作者:未详


 一、奉天法古
儒家非常强调以天为则,以史为鉴,这就是要奉天法古。以天为则就是要效仿自然,顺从自然。对于自然,对于天地万物,我们必须按照其自身的规律去理解它,而 不应该根据自己的主观愿望去随意地改变它。这不仅仅是道家的思想,也是儒家的思想。

在《论语》里面曾经提到,尧为什么伟大啊?“唯尧则天”!赞扬尧舜能够无为而治。我们已经一再说过,无为而治不 是一种消极的态度,相反,它蕴含着积极的意义。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禹治水。大禹没有采取“堵”的方式治水,而是 顺应水性去化解水灾。儒家对他的做法给予了高度的赞扬。

那么以史为鉴呢,唐太宗有一句话是“以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刚才讲到中国历代的统治者,当 政局稍微稳定以后,一定会修订礼乐,另外还一定会修前朝的历史。为什么?是为了总结前朝兴亡成败的经验教训,这就是以史为鉴。这是中国的一大特色,所以中 国历史在世界上来讲也是最发达的。

二、内圣外王
“内圣”就是自己的修养要高,那么怎样提高修养呢?就是以君子为榜样来要求自己。但是,仅仅提高内在的道德、修 养是不够的,还必须强调“外王”。“外王”就是所谓的& ldquo;事功”,即不仅要有内心高明的修养,还要把它运用到现实的生活中去,并做出成绩来。

在中国形容一个人品德好,就是立德、立言、立功。首先是培养自己的品德;然后还要“立言”,就是说你的话能够让 大家从中受到启发,受到教育;但只有立德、立言还不行,还要立功,就是要做出成绩来。

三、知行合一
内圣外王是指内外两个方面——既要有自己的修养又要有外在实际的业绩,就是强调要能够经世致用。怎么用呢?《中 庸》就讲,要“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博学之,审问之& rdquo;就是要多搜集资料,直接去考察一下;然后“慎思之”—— 慎重地思考;还要“明辨之”,即辨析清楚;最后“笃行之”,就是要落 实到行动上去。“笃”就是实在的意思,要很坚定,实事求是地去做。儒家荀子有一句话叫“学 止于行而至矣”。行,就是做学问的最高点了。

朱熹也讲过一句话,“学之之博,未若知之之要;知之之要,未若行之之实”。就是说你学问再广博,如果不能把握知 识的要领,那做这学问也是没用的。但是你能够把握它的精神要点,又不如你去实实在在地做。“知”必须要落实到 “行”,落实到“行”才是最重要的。

四、重在体悟
中国的儒家强调学习是为己之学,就是要通过学习来提升自己的修养,所以并没有把学习看成是纯粹的知识积累,而是把它看做提升自己智慧的工具。因此儒家就非 常强调在学习中的体悟。

“体悟”一词中的“体”本身也包括前面所讲的实践,即身体力行。在体 悟中,儒家更强调悟,悟就是通过学习知识去把握事物内在的精神,并灵活地运用它。

而且在体悟中,儒家还非常强调对不同个体的针对性,而不是一种普遍的适用性。哪怕是有很多普遍使用的东西,也要针对不同的个体进行个别的处理。我想这就是 儒家非常重要的学习和思维的方法。

五、执两用中
再一点就是儒家非常强调中庸,这个“庸”是平常的意思,它还有“用” 的意思。所以中庸实际上也可以反过来讲,就是孔子讲的“执其两端,用其中”的“用中 ”的意思。强调过犹不及,要把握适当的度,把握中道。

中庸不是调和的意思,而是恰如其分的意思。比如你吃得太饱了不行,会撑得难受;同样你吃不饱饿着也是不行的。对子女的教育也是,你放手不管不行,管得太严 也不行。既不能太严也不能太慈,要做得恰如其分。

掌握这个东西并不容易,所以在《论语》里面,孔子感叹道,现在很少有人能具备中庸这种品德了,常常都爱走极端。

六、和而不同
另外,儒家的思想里面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就是“和而不同”,实际上就是多元并存和相互包容的意思。这个世界 只有多元并存才能够互相吸取,互相推动,才有共同的发展。如果都是单一的话,没有不同的意见,没有不同的思想,那么可以说就没有一个前进的动力。所以,我 觉得“和而不同”也是儒家非常有价值的思想。

七、守常明变
最后我想还提出一个儒家守常明变的思想,或者叫知常明变,即认识到事物都有它的原则,或者是根本的规律,但是这种规律应该在特殊的情况下灵活地处理。这在 儒家那儿就称之为“经”和“权”的关系,“经 ”的意思就是有原则或者规律,“权”,就是权变、灵活。

比如儒家讲男女授受不亲。孟子讲这个是“经”,男女授受不亲这是根本原则。但是如果你的嫂子掉到井里面去了,你 伸不伸手去抓她?孟子说应该伸手,这就是“权”。你不能光是守着井让她掉下去淹死了,这个时候你就要权变。知常 还要明变,即知道“经”还要用“权”。

        所以儒家非常强调顺时而变,要与时偕行。“时”这个观念,在儒家思想里面跟“中& rdquo;一样非常重要。在《周易》里面就把“时”、“中”这两个 字放在一起讲,又把“中”、“和”这两个字放在一起讲,所以 “和”、“中”、“时”三 个观念就形成了一个非常完整的处理问题的原则。

和而不同的意义,就是多元并存。那么多元并存就不能对一个过,对另一个不及,而是要掌握好一个分寸,这就是“中& rdquo;。但这个分寸也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要看时机。这个时机就包括环境和条件,其实也就是一种机遇。有了机遇,一件事情才能真正地实现; 如果没有这个机遇,那你的愿望也不一定就能够实现。

对于这一点中国古代有一句谚语做了概括,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本来是个正面的话,俊杰是非常能够识时务 的,所谓识时务就是能够把握时机。可惜后来多数用到贬义上面去了,变成投机取巧的意思了。

所以把“时”、“中”、“和& rdquo;这三个思想很好地融合起来,吃透了,把握住了,我想儒家考虑问题的方法和处理问题的原则就都有了,做一个真正的儒者也就不难了。